开在心中的花

幽谷乔木2018-10-27 15:15:36

             

请点击上面蓝色小字“幽谷乔木”免费关注本公众号



开在心中的花

 朱梦嫣


我的家乡没有名贵的花,不过,有一种花很受父老乡亲们欢迎。只是我不知道这花的学名,只知道乡亲们叫它“指甲花”,顾名思义,其实它就是一种可以染指甲的花。



那年,妈妈带我回老家,这种名为“指甲花”的神奇物种正好应季而开,开的那样美,那样红艳,姥姥看见了便很兴奋地和我说:“彤彤,要不要染指甲?”“染指甲?拿什么染?”姥姥说:“花的汁水,你等一会儿,姥姥给你染”,姥姥一向不显喜怒的眸子竟露出了几分欣喜和期盼。我看向了妈妈,妈妈向我点了点头。我说:“好”。话音刚落,便看见了姥姥就像返老还童一样,向那片指甲花丛跑去,花白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在阳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不一会儿,只看见姥姥手里拿了一大把花便回来了,她向我二姨要了些白矾,就坐在院子里,拿一块平的石头在板子上捣了起来,“哒哒”的声音引得在炕上的我从窗户的玻璃上频频往外看。“彤彤!”“唉,来了”我从屋里的土炕上跳了下去,穿上鞋,向屋外一溜烟跑去,只见姥姥一手拿着塑料袋,一手拿着和了白矾的花泥。“姥姥,这真的能染指甲吗?”“那当然了”,“姥姥小时候啊,在姥姥家的小院子里,总是种着几株指甲花,那时候啊,我自己总是盼着夏天,因为夏天到了,指甲花就开了,姥姥就可以让我妈,也就是你的太姥姥给我染指甲了,那时候,家里的孩子们多,姥姥又是最大的孩子,总盼着你太姥姥能多对姥姥关照一点,而每年夏天指甲花开的时候啊……“你明天早上在把它打开,指甲就染好了。”果不其然,第二天,我的指甲真的变成了红色,但也不是那么红,却又很自然,站在太阳下,指甲透着淡淡的亮光。我记得,当时的自己,高兴地举着双手,让全家人看,大家都笑呵呵地说好看。



后来再回老家,姥姥问我要不要染指甲,我便再没有答应过,总是用“老师不让”之类的话语搪塞姥姥。那时候,姥姥的眼里总会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一闪而过。其实也不是我不想,就是觉得麻烦。而且染好了几天后,指甲长长了要修剪的时候,就会剪掉了一点染了色的部分,慢慢的就没有了,不能像指甲油一样还能在涂上去。

后来我听母亲说:“姥姥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儿时夏天指甲花开的时候。”后来太姥爷过世后,姥姥也在十六七岁时嫁给了我的姥爷,那淡红的指甲就再也没有染过红指甲。我终于明白了姥姥当时那么高兴是怎么一回事了。我知道,她是在怀念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怀念每一个染了淡红色指甲的夏天。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红艳而美丽的指甲花,也在没有染过一次指甲。但是,带着太姥姥的爱和姥姥的怀念的指甲花却盛开在我的心底,它还是那么美丽,那么红艳……


编辑:吕沛

(点评:典型的借物抒情之作,充满了生活气息,充满了怀念和爱。姥姥一向不显喜怒的眸子竟露出了几分欣喜和期盼”“姥姥手里拿了一大把花便回来了,她向我二姨要了些白矾,就坐在院子里,拿一块平的石头在板子上捣了起来,“哒哒”的声音引得在炕上的我从窗户的玻璃上频频往外看。”“第二天,我的指甲真的变成了红色,但也不是那么红,却又很自然,站在太阳下,指甲透着淡淡的亮光。我记得,当时的自己,高兴地举着双手,让全家人看,大家都笑呵呵地说好看。”等处细节描写生动传神,值得大家学习。)







作者简介


       

       朱梦嫣,呼和浩特市第三十六中学生,热爱诗词,阅读,写作,有舞台表演经历,曾获“新人杯”第十二届全国中小学校园文学大赛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