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丨宋佳,这辈子看你「嫁过了」,多谢你.

吕彦妮2018-01-21 09:50:13

电影《师父》里,宋佳背负的台词皆不易,稍不留神就会滑向做作矫情。

结果,她都拿下了,或如快刀斩水,或似飞燕过檐。字字入穴位。

情重浓稠如血,却偏凉薄以待。

她心里特别明白,女人,要好看,要活得高兴,要赏心悦目。




电影《师父》前日上映。徐皓峰将民国年间发生在天津的一桩江湖恩怨重现。刀光剑影,改朝换代,世事崩坏,人心诡吊。

奇绝兵器你来我往眼花缭乱。

宋佳是一把快刀,只是平日都在鞘里,在眼里。民国大女子,嫁便嫁了,忍便忍着。非得等到师父落跑,她一句「男人的事,我替他担着」,守住了心里的江山。



徐皓峰一直强调民国时代人的风骨,「品相」。此类品质难以用外化的表演呈现,他对演员的要求更接近「大象无形」,一个眼神一个坐姿,头发的抖动手指的挑起,所以《师父》禁得住品评,分毫也不将就。



今年初夏时,曾在与宋佳的谈话里聊起此等人之品相的话题,她深以为然。

「那时候的人不随意,有规矩,能自控,很内敛。我喜欢那种感觉,非常优雅,非常‘中国’。」

她也看到剧组的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片场里一个场工收线都要规规矩矩地收好,宋佳看到了,也学到。



记得那天采访,摄影棚外面有一大片草坪,初夏阳光暖得人心里痒痒的。

门打开,宋佳走出来,齐肩的头发飘逸,唇色是一抹杏红。我们一起往前走,草坪角落里堆着好几根枯木,很有一点西部胡杨树的味道,我感慨了一下很好看,若能搬回家一定很酷。宋佳忽然抓着我手臂说:「别,不行!」然后开始叭啦叭啦说起风水学,「家里放枯木,你说能好吗,什么意思啊……干花儿也不行,影响运势,还有,已婚的卧室里不能放花,容易给男人招桃花儿……不行不行,树杈儿也不行!」

她热心肠,不见外,熟稔得就好像我们已经相熟多年,掰着我的胳膊拦住我的念头。

但是说别人归说,她自己也管不住自己,「我在美国捡了好几个大松果,贼大,带回家,刷上透明指甲油,放大罐子里摆着。」再讲究风水,她也还是拒绝不了好看的东西,「我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言罢,她哈哈哈自嘲。


印象里,她爽朗得好像夏天的一场大雨,透彻,不藏着不掖着。


过去好多年,我们只能在银幕和角色里仰头看她,风雨飘摇里形单影只的女作家,冰雪封山时隐忍的地下党,战火纷飞中担当的名伶……除了表演,她几乎一言不发。这两年来,她却越来越多「抛头露面」:从时装周到真人秀,她不避讳表现自己的失神、无助甚至……「蠢,二」,这些词汇是她自己吐露的,言谈即如此,直白而大方。



△和张嘉译合作出演谍战题材电视剧《悬崖》,饰演中共地下党。与张嘉译假扮夫妻留守冰城哈尔滨执行任务。她饰演的角色身怀六甲依旧能在大雪里和敌人周旋抵抗。抛开剧本的夸张成分,她表演的可信度还是不低的。反正就是一个让人看起来命很硬的姑娘。



△讲真,若一定要两厢对比,我更偏爱她饰演的萧红。她的表演没有「侵略性」和你看看我疼啊我冷啊我难受啊的那种强烈诉求。和镜头、观众,总像是隔着层什么。我们在这头,她在那头。



△到了《四十九日祭》依旧是冷的。这是《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版本,她演玉墨。后来接受采访时她说,演完这个戏三天没出门。可见也是把自己投入进去体验残酷冷漠和恐惧的。风情和风骨,全让她占了。


你是怎么跨过「高冷」这条线的?

以前的是在演高冷,现在真演不下去了,憋不住了,就想把真的东西交给大家,哪怕是蠢的、二的、数学不好的,这样我挺自在的。


不害怕犯错吗?

也没太想会不会犯错,我就说我想说的、做我想做的,再说了,犯不犯错,别人说了又不算,嘿嘿!


你像你爸,还是像你妈?

你说性格吗?我们家都我这样,一家子数学不好,稀了糊涂的。他们都简单、善良,哪怕自己吃点儿亏,也愿意为别人着想,反而这样比较容易快乐,每天都乐呵呵儿的。


去年她参加真人秀《一年级》,带一班小学初入校的孩子。那之前,她以为自己什么事儿都hold住,到那儿之后才发现什么事儿都不行,几度被状况外的意外搞到失声大哭,不过其实这才是她真实的样子,节目开始前,曾和她合作多次的演员张嘉译就「提醒」过,这丫头特别爱哭,也特别能哭。



「当然这就是真人秀的宗旨啦,给了我人生最初的挫败感,然后就激发了我的能量,在我真的快不行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不能就这么算了,而且孩子给了我力量,我就心甘情愿的每天给他们刷鞋、洗裤衩儿,最后都被剪掉了,但我都做到了。」


今年上半年《嘿,老头!》热播刷屏,宋佳是戏里绝对的女一号。这部作品新近还拿下了第二届中美国际电视节最具影响力大奖。她对自己又一次的选择正确而倍感欣慰。

「我拍戏啊,对‘品质‘这两个字看得非常重。演员真不是哪儿钱多奔哪儿去。这个时代到处都是娱乐,生活中嘻嘻哈哈没事儿,但对‘演员’这两个字,我是不容娱乐的。」

她说到这个从沙发里挺起了腰板儿,「对不起啊,一说起这个话题,我就会不自觉地一本正经起来。」

在宋佳看来,表演是一件太难太难的事情,「真不是穿上一身儿漂亮衣服站那儿说词儿就完了。好的表演肯定是带刺儿的,可以扎到人心里去。」

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作品,这是宋佳必须让自己思考的事情。



△宋佳在《嘿,老头!》里的画风是这样的。



△看把神算子弄得,也是没招儿没招儿的……


△为北京姑娘代盐也是一抓一把。其实他是东北大妞儿,也差不了多少,大概只会更「不缺骨气」吧!


在现场有和李雪健老师或者黄磊的一些即兴创作吗?

我非常不相信即兴创作,我在表演上是非常刻板的传统的工作方式,提前要做很多准备,头一天把词背得清清楚楚,到现场或许也有小灵感,但大体上一定还是严谨。即兴有时候是骗人的,演high了,往往可能不是戏。戏是在一个规则之内的,我信奉准确,准确只有一种。


你怎么这么会挑戏?

当然当然!我的目标是,我每个戏都要是自己的,代,表,作。我可以结果没做到,但我不能降低这标准。


出道8年,宋佳偶尔还是会怀念最初的自己,无畏,也无杂念,还有点儿局促不安和战战兢兢。

△8年前,电影《好奇害死猫》,她的出道之作。那部戏里另外一个演员廖凡,他们8年后在《师父》里重遇。现在他们一个已经是柏林影帝,一个也砍下了国内电影最高奖项的影后桂冠。


如果对方是一面镜子,隔了这么多年,再去照一照,彼此变了吗?

「都变了。戏里的状态都更放松了,但对戏的严谨苛求,反而更严重了。表演就是越演越不会演,越琢磨越觉得有无限可能性,就怕了。」



开拍前,导演让他俩定装。

「徐皓峰非常优雅,仙风道骨,淡然,宗师范儿。」试完装宋佳和廖凡到楼外,她拉他到一边儿问他:「导演刚才说的你听懂了吗?」在那之前,导演跟他们提到一个词:「法式低调表演」。

「我问廖凡你原来在学校学过这个吗?他有点儿含糊,我说我好像学过,大意就是演员的表演和镜头衔接、综合起来,传递给观众某一个信息,是一种很高级的表演,演员就是导演营造的氛围中的一个道具,一道光。这事儿太难了,这么一来,演员就不容易知道自己该怎么干。我们俩研究半天,还不能问导演,要不多跌份儿啊!」


这一次合作,廖凡让你学到了什么新知?

你知道廖凡前段时间在干嘛?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去北京街边儿一个特别有名的小店铺买豆包儿。人家每天下午4点钟开门,他第一天4点钟去了,排大长队,他没买着,生气;第二天3点钟去,前边儿又排一堆人,他就跟人家说「少买点儿,少买点儿。」这种生活中的细节,多好。一个演员如果生活中都飘天上去了,他什么也创造不出来。


你现在用什么方式接近生活?

我不需要接近,我就在生活里头。该干嘛干嘛,网友在各种逛街的地方遇见我,我在无印良品蹲地上挑抹布,全被拍了,挺好。


再选戏,你的标准会变化吗?

我一直觉得我知廉耻、懂敬畏,很多时候不是我选戏,是戏挑上的我。比如萧红,就是她选中了我。演员好多都是自大狂,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其实不是。我为啥觉得我运气好呢,就是我在生命中一个合适的阶段遇到相应合适的角色。


你之前每一个的角色都没有让你一下子大鸣大放。

没错儿,我就是不要这样的,一下子到山顶了,以后怎么办?而且别人会觉得,你是为那个角色而生的。我想要一步一步,慢慢悠悠的,这样我走得远。



那次采访结束的时候,造型师领她去看一会儿拍摄时要穿的衣服,她看着那些花样百出的的服装很开心。她这几年在时尚界也耍得高兴,因为发现这事儿一点儿都不倨傲和枯燥,有灵感和才华喷薄而出,让人喜悦。

后来又转过头来跟我说了一句,时装是时装,演戏却是另外一码事儿,为演戏她穿什么都行。

「演员的存在不是为了美的,而是为了真实。」



本文部分采访内容摘自2015年5月《伊周》杂志



-完-


写下你感兴趣的名字

听他们说



刘嘉玲丨赖声川丨江一燕丨周迅丨河正宇丨诺玛阿美丨林青霞丨曹禺丨战马丨张爱玲丨诺一丨舒淇丨烈日灼心丨邓超丨王亚彬丨李米的猜想丨井柏然丨孙冕丨侧台故事丨螺丝在拧紧丨李媛丨钦差大臣丨肿瘤君丨宁泽涛丨黄渤丨白百何丨马伊琍丨朱琳丨张震丨陈奕迅丨窦靖童丨十月书单丨林奕华丨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丨李健丨窦唯丨赫伯特·弗里茨丨铃木忠志丨沈林丨托马斯·奥斯特玛雅丨史航丨董子健丨林兆华丨陈柏霖丨彼得·布鲁克丨金士杰丨王翀丨黄磊丨王安忆丨刘雯丨侯莹丨剧院魅影丨李易峰丨小小食杂铺丨时一修丨青山周平



文字均为原创。图片来自网络(具体可参见水印)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转载联系作者或本帐号。

微博:@吕彦妮Lvyanni

工作联络:Lvyanni@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