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村长被灌醉,不久村长媳妇怀孕了……

甜蜜小说屋2018-06-05 14:07:47

六月烈阳似火,知了叫个不停。

  树荫底下,一个打着赤膊的青年正拐着二郎腿躺在地上,念叨不停。

  “这死老天,真是想热死你家爷爷!”马良撇了撇嘴骂道。要不是他家老头子非逼着他出来看地里的水,他才不会在这在正午的时候,跑出来受这趟罪。

  马良今年二十四岁了,风华正茂的年纪,不过在几年前,因为一个同村的一个女生,与社会上的小混混起了冲突。

  原本是英雄救美的结局,结果却失手把人家给打伤,加上那人家里有点背景,让马良坐了五年的牢。

  五年刑满释放,马良已经老大不小了,不仅错过了一段青春。而且前途也算是毁了。像他这种留在案底的人。除开到工地上去搬砖,没有什么单位会要他。

  在社会上飘流了大半年,马良也没混出个什么名堂,最后,被老父亲一个电话叫回家,当起了一个种地的小农民。

  马良自怨自艾,感觉自己这一辈子是完蛋了。他小时候算过命,算命先生说他是将来大富大贵之相。可是当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以后还有个屁出息

  “马二蛋!”

  远处,一个与马良差不多大的青年跑了过来,气势汹汹,肩膀上还扛着一把锄头。走路很冲,气急败坏的。

  “你丫蛋,居然又把俺家田埂给堵了!”

  马良从地上坐了起来,打望着来人,眯着眼睛说道:“李大牛,你家田里要放水,我家田里就不要水了?凭什么水都被你家分了去。”

  李大牛是个壮小伙,五大三粗,高高大大,典型的农家把式。

  “你……你,俺不管,俺爹说了,你再堵俺家的水渠就让俺打你!”李大牛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嘴皮上说不过马良。一生气就捋起袖子准备揍人。

  “大牛啊,有话好好说,都是一个生产队的,再说这渠也不是你家挖的。大家都有份是不?”马良眼睛一转,眉开眼笑的劝说了起来。

  李大牛哼了一声,推开了马良,扛着锄头就把水渠就挖了起来。

  “堵吧堵吧,等你这二货走了,你爷爷我又把它挖回来。”马良冷笑着看着,就背靠着大树,站在那儿不说话。

  放好水,李大牛走了回来,并没有离开,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树荫底下,眼睛瞪大猛盯着马良看。

  “额……你盯着我干什么?”马良心里一慌,翻着白眼说道。李大牛回道:“俺爹说了,你这家伙鬼得很,让俺就守在这。”

  马良:“……”

  马良本来想跟这家伙死磕到底,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跟一个牲口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你还爱守就守吧,老子走人了。”马良拍了拍屁股,捡起了自家的锄头,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马良从田里离开后,徘徊了一圈,这大热天也不知道去哪儿,就准备去水库游泳,这大热天,也只有水里的清爽才能解这心里的火。

  水库在村南的山脚下。并不是人工挖的,而在这个村子出现之前便有了。打小的时候,马良的奶奶经常对他讲“螺狮鬼”的故事。

  螺狮鬼就是一种的水鬼,专拖小孩小水。小孩溺死都是这家伙在做怪。马良以前很怕那,读了书之后,自然知道这是封建迷信。

  那水库的确神奇,水源不知从何而来,且四季不断。周围植物长势奇好,然而种农作物却颗粒无收。而且经常发生莫名其妙的溺亡事件。

  久而久之,以讹传讹。那片地方就这么荒芜了起来,现在,仅仅只用于灌溉,很少有人去。

  啃着从王婆菜园偷来的西瓜,马良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坐在了水库边缘。

  扑通——正在这时。

  哗啦一声水响传到耳中,马良不由得竖起了耳朵,打望了一圈,嘴里道:“呃,怎么还有人敢来这?”随后赶紧站了起来,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在水库的一侧,一个人影跃入水中,哗啦啦的水花溅了起来。

  看到这儿,马良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手里的西瓜不知不觉掉到地上。

  女孩是背对着马良这个方向的,衣服下露出了晶莹剔透的玉背,马良甚至能够看到她那纤细腰肢处动人的曲线。

  “额……”

  那个女孩保护意识很强,虽然是穿着白色衬衫在游泳,但马良还是看呆了,擦了擦嘴角溢出的口水,啃着西瓜都没发觉已经啃到了自己的手上。

  女孩游泳有模有样,不像村里的野路子,跟狗拱屎似的。她就像是一只优雅的美人鱼,美丽而动人。

  游了一会儿,大约已经到了水库中央的位置,女孩挺起了身,双手抚在水面上,玉腿缓缓的踩着水。

  她冲出水面那一刻,简直美极了,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样。一头如瀑的黑发,湿漉漉的披在精致的肩膀上,勾画的锁骨显现着性感。

  虽然隔得有些距离,但马良还是看得挺真切,嘴里啧啧称赞!要是把这么漂亮的女人娶回来,非不爽死。

  “咦,有点熟悉,那不是村长的外甥女吗?”马良眼睛一眯,认出了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张灵,村长的外甥女,每年暑假或过年的的时候都会回来度假。

  “太美了,这脸蛋,这身材……长大之后绝对是个妖精。”马良已经看痴了,浑身火热个不行,邪火从下往上烧,他也想下水游一圈。估计是入神了,脚下没注意,突然间踩塌了,一片土石滚入了水里。

  扑通!

  水声从岸边响起,张灵紧张的扭过头,双手护住了胸脯,慌促的喊道:“那边是谁!”

  马良吓了一跳,转身就跑。要是被发现了,绝对会被村长给整死的。村里之前有两个不务正业的小流氓欺负过张灵,其实就是把她气哭了而已。结果,村长带着一群人,让那俩小流氓在医院整整躺了一个月!

  哎呦!

  马良仓促起身,脚下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摔得个正着,痛得马良眼泪都快出来了。

  马良也不管是摔到哪了,爬起来就撒丫子准备跑。背后传来了一声惊呼,接着,就是一阵慌乱的拍水声。

马良一怔,回头看一眼,张灵双手正扑通扑通的拍着水,脚下却不吃力了,神情表现得十分的惶恐,应该是脚抽筋了。

  游泳最忌四肢抽筋,眨眼的功夫,张灵就开始往下沉。水面很快就溺过了头顶。

  “真是要命啊!”

  马良心头一惊,也来不及细想了,纵身一跃就跳入了水里,朝着张灵沉下去的地方快速游去。

  马良水性很好,十几秒的功夫,他就游到了张灵沉水的地方,使劲的憋了一口气,扎猛子潜了下去。

  水还算清,有一定的可视范围,马良围着周边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张灵的踪影。

  “坏了,该不会是被暗流给冲走了吧。”

  现在是六月底,田里的水稻都急着用水,水库是开了闸的,闸口很大,水势凶猛。表面上看水面很平静,底下其实是暗流汹涌。

  正当马良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找的时候,水底下出现了一抹亮光。不刺眼,也不是很强烈。

  马良咬了咬牙,随后猛潜了下去,水库有十多米深,压强很重,马良顿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不过,马良还是坚持潜到了底,缓缓爬去,在亮光映衬下,张灵正静静的躺在湖底。安静得像位睡美人,亮光氤氲在她雪白的肌肤上,说不出美感。

  这个要命的关头,马良没有心思看了,双手搭在张灵的腋下,从后面抱住了她。这时,低头一看,发现亮光的源头是个古怪的小瓶子,马良伸手捡了起来,随后双脚踩动,抱着张灵就往水面上游去。

  马良把张灵抱上了岸,此时,张灵已经没有了呼吸,不过颈动脉还有微弱的勃动,应该是肺部呛水了,如果抢救及时是有救的。

  村里有不少小孩子溺过水,这种救人的套路,马良也学得个七八成,以前也救过落水的人。所以他并显得慌张。

  望着怀里的清纯灵动的女孩,马良的心脏骤然加快,呼吸都变粗了不少。

  现在可不是看美女的时候,马良找个地坐了下来,把张灵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头,让她的身体成了一个拱形的弧度。

  马良轻拍着她后背,连续拍了十几下,节奏逐渐加快,由轻变重。最后,张灵回光返照一样,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水流咕噜噜从嘴里吐了出来。

  “咳咳……”

  马良长松了一口气,嘘—— 人总算救回来了。

  “没事了,喘喘气就好了。”马良说道,张灵缓了会神,随后抬起头,望了过来:“你是谁?”

  “我……我路过的……。”平时,马良嘴皮子挺流利的,可是,现在面对着一个娇嫩的小美女,他愣是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头越压越低,差点挨到地上去了。

  “谢谢你了。”凝视了片刻,张灵擦了擦嘴边的涎水,轻声说道。虽然张灵溺了水,但最基础的判断还是有的,她知道是马良救了自己。

  马良挠了挠头,傻傻的笑了笑:“不客气。”

  张灵微微一笑,蓦然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低头一看,然后尖叫从马良的身上跳了起来。

  马良顿时一慌,这才想起是什么事情,身上还光着呢。

  “对不起,我是来游泳的,没想到还有人……。”马良老脸一红,尴尬的解释道,几乎不敢低头望张灵。

  过了一会儿,见半天没动静,马良抬头看了张灵一眼,她并没有生气,脸蛋红彤彤的,有点小女孩的羞涩,指着马良的身上说道:“你好像……拿错衣服了。”

  马良顿时一怔,尴尬的把手里误拿的外衣还了回去,随后站了起来,跑到了原来的地方,把脱掉的汗衣找了回来。

  这回可把人给丢大了,要是被人家认为我故意耍流氓怎么办?我可是很正经的想要游泳的。马良心里暗想着。

  等马良起身时,张灵已经穿戴好了,上身是夹克外套与白色的轻衫配翘臀的牛仔短裤。因为白色衫色浅的原因,甚至可以看到里面一抹粉色。

  马良眼睛不由得瞪了瞪,咽了咽口水。这时,张灵的目光瞟了过来,马良尴尬的收回了眼,站在原地举足不定。

  过了几分钟,张灵踏着小巧的人字拖慢慢的走了过来,一双雪白的美腿晃荡,抹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丫露在外头,显得格外的可爱。张灵来到了马良面前,大大方方的笑道:“你好,我叫张灵。”

  马良怔了怔,呆呆的道:“马良。”

  马良心想,原来张灵不认识自己,虽然他知道这个漂亮的小丫头,但并不代表别人会注意他。

  “马良?”张灵细嚼着这两个字,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笑声很好听,林间潺潺的溪流,令人心旷神怡。

  “神笔马良,这个名字有意思。”张灵笑道,拍了拍马良的肩膀,说话的时候,张灵对马良眨了眨水汪汪的眸子,眼神带着言外之意,那一刹那她简直美极了。

  “哦哦,好的。”马良回应着。他才不敢说出去呢,要是让村长这事,非不一锄头把马良的腿给打断了。

  “好了,我回家了,拜拜。”

  张灵挥手说道,带着一阵清脆笑声跑下了小山丘。马良愣愣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曼妙而迷人,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哎,年轻真好!”

  马良呆了好久好久。真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切是真的。最后傻笑了两下。摇头叹了口气,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

  像他这种以后注定要种一辈子田的小农民,日后与张灵这种人是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

  “哎,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

  收了收心思,马良得意哼起了歌,扛着锄头,慢悠悠的往回走去。另一只手里正拿捏着一个小瓶子,正是刚才从水库底下捞起的。

  瓶子的样式古朴,不是青瓷,也不是琉璃,感觉这不像是现代的工艺品,马良学过历史,历史书上展示过一些文物的图片。

  而且,马良也经常看央视的《寻宝》栏目,据他判断,这个小瓶子古老造型与这厚重的沧桑气息,八九不离十,很有可能是件文物。

  “拿到黑市,说不定能买个好价钱。”马良把小瓶子收了起来,心里美滋滋的。回家之后,一定要让老头子杀只鸡,好好的庆祝一下。

  在马良不注意的时候,在他裤兜里的小瓶,蓦然亮起了一层淡淡的绿光,转眼即逝……

  傍晚,马良走在回家的路上,从水库回到后,他又去了田里看了一圈,结果李大牛那犊子赖在那儿赖了一下午,水渠的水都快放得七七八八了。

  估计是以前李大牛吃的暗亏太多了,所以今天才变得格外执拗。马良没有办法,只能折道回家。

  马良的家还是座土胚房,面积还算大,也有百来平方。不过,乡下的地皮不值钱,村里谁家不是楼房盖起,现在还住着七八十年代的土胚房的确少见。马良家在村里就算这么一户。

  其实马良家里攒了一些积蓄,十几万,足够在乡下盖幢好房子了。只是那年马良把人打伤了,父母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全赔了进去。

  而马良也遭受了五年的牢狱之灾。家里现在可谓是一贫如洗。

每每想起时,马良都会唏嘘不已。

“妈,我回来了。”马良走在家门口,就扯着嗓子喊道。马良娘在厨房里忙活着,炊烟袅袅,应了一声:“二蛋回来啊,田里的水你看得怎么样了。”

  “老样子。”马良撇了撇嘴,想起李大牛那牲口他气就不打一处来,随意回了一句。大步走进厨房后,马良道:“妈,我饿了,今天晚上做了什么好东西。”

  马良娘何二慧,回头看了儿子一眼,眼睛里带着笑意说道:“今儿杀了一只鸡,赶快端上桌,等你爸回来。”

  一听有鸡,马良眼睛一亮,添了添嘴巴。开口问道:“老头……俺爸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山里种的人参就要熟了,快两个年头了,你爸肯定要守着点。”何二慧道,拍了马良一下,叫他洗手准备吃饭。

  没过多久,马良爹马涛就回来了。马涛快有六十岁了,乡下人常年劳动,老得快,看上去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而且马涛是个瘸子。是早年外出做工的时候,留下的伤祸。

  马涛老来得子,四十八岁才娶了一个同样有残疾的女人,也就是马良的娘何二慧。第二年生了马良。

  何二慧并不老,才四十岁,不过,脸部在小时候被火烧伤了,二级伤残。不然也不会嫁给马涛。

  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着饭。

  “再过几天,山里种的几亩人工参就能挖了,能赚个三四万。二蛋,等攒下点钱,就跟你说门亲事。”马涛放下碗筷,点燃了一根皱巴的烟,缓缓说道。

  马良摇了摇头,嘴里吃着鸡肉嘟囔道:“爸,我还年轻呢,再过几年吧。”

  马涛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还想着陈家的那个丫头,你现在什么样子,人家还瞧得上你吗?当初你怎么进的牢子,你是忘记了?”

  啪!

  听到马涛的喝斥,马良把饭碗一丢,愤愤的离开了饭桌,进了自己的房间。

  何二慧望了儿子的房门一眼,低声道:“老头子算了吧,你也别催他了。”

  马涛叹了一口气:“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他要是等我那个时候再娶亲,什么时候能抱到孙子?”

  进了房间之后,马良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他不甘心这一辈子就当个农民过活了。

  记忆里的那个女孩,白裙袅袅,萦绕在梦里,当初他就是脑子一热,怒发冲冠为红颜,结果在牢子里呆了五年……

  夜晚的闷热袭来,马良实在是睡不下,穿上鞋子就跑外头闲逛去了。

  马良散步是有目的性的,按时间算,刘家的嫂子在这个时候,应该正在自家院子清洗。这是马良无意中发现的规律,后来,一有空,马良就会偷偷溜到那儿去。

  一想到刘家那窈窕的身材,马良就忍不住一身燥热,心猿意马,脚步加快,一路小跑。走到分岔路口时,估计是他人没注意,迎面就来了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

  只听澎的一声!

  马良浑身一疼,整个当即飞了出去,落到地上时已经没有知觉了。模糊的视线只看见一双小巧可爱的脚踏着拖鞋急促走了过来。

  挺漂亮的脚丫子……然后,马良就晕了。

  不知睡了多久,马良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发光的东西,他走了过去,发现正是他今天从水库湖里捞起来的神秘小瓶。

  马良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缓缓摸了过去,然而这小瓶突然变成了一抹波涛汹涌的雪白……

  “马良,马良你快醒。”

  一只柔软的小手放在了马良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这家伙浑身一惊,顿时睁开了眼,只见一个漂亮的脸蛋落入了眼底。

  “肖医生。”

  马良立马认出这个漂亮的女孩,还有她身前那壮观的风景。肖婷见马良盯着自己的某个地方,低着头咳嗽了一声。

  马良转移目光,尴尬的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这儿赫然正是村口的卫生室。马良扭过去却看见还有另一个人站在旁边。

  “夏娜妹妹,你怎么也在这。”马良问道。

  闻言,这个一个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低着头,双手局促的握在了一起,嗫嚅的道:“对不起,是我……我撞了你。”

  “呃……”马良这才想起来,他去刘家看刘家嫂子的路上被一辆电动车给撞了,原来是夏家的这个小丫头撞的。

  马良挺喜欢这丫头的,精灵古怪,不过她这时显然是吓坏了,呆在原地不说话。马良笑了笑,挥手道:“没事,我骨子硬朗着呢,你不要怕。”

  肖婷从旁边的急救箱里拿出了处理伤口的医用机械与酒精。说道:“娜娜,你不要紧张,马良就是磨破了点皮,包扎一下就好了。”

  听到这么一说,夏娜顿时放心了不少,夏娜妈提醒过她,让她离马良远点,这种人坐过牢不是什么好人,今天一看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可恶。

  马良乖乖躺好,肖婷捋起了马良的裤子,她夹着棉球的手突然抖了一下,发出一声惊咦:“奇怪了,伤口怎么不见了。”

  夏娜走了过来,一脸的惊奇。马良愣了愣,收回腿一看,发现的确没有伤口。不过裤子上染了不少的血迹。

  “有可能我就是摔了一下,没受伤。”马良笑了笑,随口道。肖婷古怪的望了一眼,她明明看见膝盖上的皮掉了一大半,怎么转眼就好了呢。

  “也许是看错了吧。”肖婷说道。不然怎么来解释这诡异的一幕。

  马良挠了挠脑袋,偷偷的瞅了肖婷一眼,心里大赞,这女人真漂亮!

  肖婷是城里大学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跑到了乡下一个小诊所做了当地老中医的助手。肖婷人长得漂亮,心地很好,看病经常不收乡里乡亲的钱。

  村里的小伙子为了来看肖医生,没事总是无痛呻吟的装病。马良也装过几次,被肖婷给识破之后没脸再来了。不过今天他可不是装着来的,而是真给摔了。

  说到夏娜,也是个水灵小丫头,有模有样,发yu得不错,长大之后一定村花一枝。

  确诊无误后,马良从诊所出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刘家嫂子都睡了,哎,错过一场好戏。马良遗憾的摇了摇头,正准备回去。

  夏娜叫住了马良,羞怯着支吾了半天,最后鼓着勇气道:“我送你回家吧。”

  马良一愣,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他觉得自己这一下也不能白撞了。虽然是错过了刘家嫂子洗澡,但被小美女送回家也是美事一桩。

  “把钥匙给我,我来开车吧。”马良怕这丫头水平不行,应该刚学车不久,要是又撞个人,或许撞了车,那可就大发了。

  夏娜没有拒绝,把钥匙就给了马良,马良骑上车熟练的发动了电动车,拍了拍后面坐垫:“快上来吧。”

  犹豫了一下,夏娜最终坐了上去,离马良有点距离。小手紧抓着车边的保险杠。

  马良也不在意,嘴角轻轻一笑,既然上了车,那就由不得你了,嘿嘿。油门一加,电动车呼啸着飙了出去。顿时,夏娜整个人撞在马良的身上。

  马良浑身一颤,背部触碰着那一丝柔软,哟,这小妞儿挺有劲的嘛……


图片来源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原文】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