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未来的少夫人,怎么就成了女佣了?

搜狗阅读2018-03-05 09:45:21


恶魔少爷别吻我

作者:锦夏末


安初夏好看的琉璃眸子缓缓闭上,脑海里还浮现着母亲那温和慈祥的微笑。

她不敢相信,那么温柔美丽善良的母亲就那么永远地离开了她。

喂!你现在很得意吧?一个不带着任何温度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他呼出的温热气息令人神经酥麻。紧接着一只手重重地放在了她的肩上。

安初夏在心里小声地叹息,这个韩家大少爷,似乎也太过小孩子气了。

几个小时前的场景又在她的脑中闪过……

七录,小初夏以后就是你的妹妹了,你要好好照顾她。韩七录的老妈姜圆圆一手搂着安初夏的肩,一手拽过正准备往房间走的韩七录。

听言,韩七录身体一僵,慢慢转过身开始上下打量着他们家老头的救命恩人。这女人长的眉清目秀,算不上最好看,但是总感觉让人看了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感觉。特别是她那双清澈的眼睛,似乎像是一汪水一样干净,毫无杂质。

但是他才不会被她看似清纯的外表迷惑。要知道,她的母亲可是费劲心机,拿自己的命救了他老爸的命。据说她母亲本身就是癌症晚期,是将死之人,如此机关算尽,应该只是想她的宝贝女儿能进入韩家的大门吧?

真是恶毒的女人!

而他最讨厌的,就是城府很深的人。

安初夏也同样地打量着眼前的韩七录。一看就是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一只手嚣张地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拿着一件黑色外套搭在肩上。早听说韩家大少平时嚣张跋扈,还真是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

但转念一想,她现在寄住在韩家,不能对他们家唯一的儿子这么敌对,只能扯出一个微笑,友善地说了句:你好,我叫安初夏,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恶心!谁知对方竟然如此给脸不要脸地说了两个这么欠揍的字。

没等安初夏做出什么反应,姜圆圆已经被气得大喘气。一叉腰,像个母夜叉似的指着韩七录:哪有你这样对妹妹这么没礼貌的?还不快给我道歉!

这个时候,安初夏还能够说些什么呢……

她本身是想直接过去掐断他脖子算了,可是阿姨都已经这么说了,她再不识相就是她的不对了。

没事的,阿姨。少爷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好。脸上挂着一抹不自然的笑,看见韩七录看她的目光似乎更加不友善了。

不过她无所谓。

真是抱歉啊小初夏,不过你不用叫他少爷,叫他名字或者哥哥就可以了啊。姜圆圆微笑着,一转头却又立刻换了一副严厉的表情:你给我上楼回房间面壁思过!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吃饭了!

看到韩七录最后那一抹愤恨的眼神,安初夏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只是,她真的没有想到,在十点多的时候,这个小子这时候跑她房间来干什么?

我的名字,不叫喂。她转过身,一身白色的蕾丝花边小睡裙衬托的她更加像一个公主一样优雅。

看吧,我妈不在,你的气焰就这么嚣张?嗯?!韩七录一把抓住她的双肩,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说!你到我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安初夏冷笑:我妈是因为你爸死的,我的目的就是让你们家所有人对我心存感激,对我报恩!懂了吧?

其实她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果然……”韩七录目光一冷,抓着她肩膀的力道更加大,让她不自觉皱起眉:贱人!你给我滚出我们家!

富家子弟都像他这么没礼貌没教养吗?

安初夏再也忍不住,抬手始料不及地给了韩七录一个耳光。她这算是为民除害吧?说到底,她这辈子还没这么打过人耳光呢。

韩七录,我看在韩叔叔和韩阿姨的面子上,才对你一忍再忍。可是,你凭的什么骂我是贱人?你以为自己就特别高尚了吗?

被安初夏这么一顶,韩七录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反而被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松开了手。

你听好了。安初夏继续说道:我对你们家的财产什么的,统统没有兴趣。我只想考上一所大学,圆我妈妈的大学梦。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戴上一副有色眼镜看我。

……”韩七录回过神,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安初夏也跟着冷笑起来:我的话,总之是放在这里了。至于你相不相信,那就是你的事了。很晚了,再见不送。

看到安初夏一副不屑的样子,韩七录心中升起一股无名大火,再次往前一把抓住她的肩大吼道:你不是要我们报恩吗?不如……我以身相许吧!

不等安初夏有所反应,他一个俯身,带着些报复的意味吻上了安初夏的唇瓣。

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她珍藏了17年的初吻,就这么……献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等安初夏反应过来的时候,韩七录已经开始沿着她光滑的脖颈,留下一个个浅浅的吻痕。他原本只是想要报复她,让她知道对他不屑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居然控制不住自己,越吻越激情……

安初夏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韩七录推开,目光冰冷:韩少爷,请自重!

自重?他的眼底满是嘲讽:本少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别人对我这么说。

所以你很自豪吗?她的目光愈发地冰冷,顿了顿,吐出一个字:滚!

滚?你要的不就是这样吗?靠近我,然后让我爱上你……”他一步步逼近。

安初夏不自觉嘴角一颤,这个家伙……是有多自恋?以为自恋不犯法就无法无天了吗?

怎么?被看穿了吗?韩七录伸出手,欲想再次抓住安初夏的肩,可她这次眸光闪过一道亮光,拉过韩七录,使出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

——”韩七录以某种怪异的姿势摔倒在地:安初夏!你、死、定、了!!!

她不以为然地一挑眉,学着韩七录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大声说道:本小姐还真不怕!所以……滚!

韩七录连走带爬地跑出她的房间,留下一句俗气地不能再俗气的台词:你给我记着!

是是是,她一定会好好记着。

无奈地叹口气,她走到门口,将门反锁。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很好过了……而且,下次一定要记住睡觉前要把门反锁!

第二天一大早,安初夏一脸淡定地坐在餐桌上,优哉游哉地吃着早餐。

初夏昨天晚上还睡的习惯吗?韩老爷韩六海抬头问安初夏。门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们可一点也不知道。

她微微点头,眼底划过一丝不自然。心里正为自己失去了17年的初吻而痛心疾首的时候,韩七录穿着斯蒂兰皇家学院的白色制服出现了。

不得不说,他安静的时候,倒还蛮像个王子。

低下头,她不再看他,认真的吃自己的早餐。她的身上也穿着斯蒂兰皇家学院的白色制服,上面设计的还好,是她能接受的范围。可是下面……尼玛,裙子短的可怜。估计一弯腰就会曝光吧?所以她对着影子穿衣服的时候,愣是花了十几分钟去适应。

毕竟斯蒂兰学院的老师都是一等一的特级教师。对于她来说,能上那样的学校,也算是祖上积德了。

妈,她怎么也穿我们学校的制服?韩七录满脸的不悦,还以为星期一了,终于可以不用见到这该死的臭丫头了,现在看来……没这么好运气。

安初夏在姜圆圆说话前开口道:哥哥,以后我就是你的学妹了。请多多指教。

说完,还摆出一个无比友善的微笑。装乖,她最在行了!

那个……小初夏,我跟你韩叔叔昨天晚上决定了一件事。姜圆圆试探着开口道:七录,你也给我好好听着!

韩七录只好乖乖地在餐桌前坐下,不敢再插嘴。因为有韩六海在场,全世界他最怕他老爸了。

是这样的,初夏。韩六海接过女佣递过来的手帕擦了下嘴角,缓慢而又带着绝对的威严郑重地开口:我和你阿姨决定让你以七录未婚妻的身份到斯蒂兰学院上课。

什么?!

什么?!这两个声音分别出自安初夏和韩七录之口。同意是无比震惊的语气,但是韩七录的声音里还夹杂着一丝怒气。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城府绝对很深!

小初夏你不要急嘛。我和叔叔也是为了你好。你看啊,如果七录突然有了个妹妹,那外界舆论会这么评论你?所以啊,我们就把你的身份改成了安易山的义女,作为七录这小子的未婚妻去上学。说这话的时候,姜圆圆特别委屈,那表情让安初夏不忍心一口拒绝。

她装可怜的本事安初夏在妈妈去世那天就领会到了。当时她原本是不想到韩家寄住,可是这女人居然在她面前大哭,说什么小初夏你一定是嫌弃阿姨家太破烂

韩家的一个花坛大概都比她房间要大了,她怎么会觉得破烂?她只是单纯不喜欢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但是最后还是磨不过……

阿姨,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放下筷子,无比认真地问姜圆圆。心里思考着,如果真没有别的办法可怎么办。

可她确实不想失去在斯蒂兰学院上课的机会啊。

你别装了,安初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受不了安初夏看似纯真的表情,韩七录重重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是不可能做你未婚夫的!

阿姨,叔叔。虽然我也很想为你们省去一些麻烦,可是你看七录少爷,可能要找别的身份去上学了……”

不用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由不得他愿意不愿意。韩六海瞪了一样韩七录,起身拿过女佣手里的西装外套。

对,没的商量!从今天开始,你要和小初夏坐同一辆车去学校,如果让我发现你对她不好……那么就冻结你所有的信用卡!姜圆圆跟着起身站起来,替韩六海整理领带。

……”又是这一招!韩七录沉默良久只得答应。狠狠地瞪了一眼安初夏,率先转身往外走。

安初夏在心里叹了口气,发现自己来到韩家才没一天就整天唉声叹气的。果然得到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注定要失去些什么吗?

为了去斯蒂兰,她似乎连尊严的不要了。这样做,只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真的值得吗?

你还要坐在那里多久?本少爷可不想被冻结信用卡!韩七录的声音在大厅外响起。安初夏咬咬牙,为了母亲,无论做什么她都觉得值得!

叔叔阿姨,那么我就先去上学了。她朝他们一鞠躬,转身在他们慈爱的目光中往外跑去。

坐进加长版宾利,她真的觉得有钱人的生活似乎也太奢华了。

在学校里,不要说认识我。韩七录的声音又像幽灵一般响起。

装作不认识他,这当然也是她所希望的。一抿唇,微笑着说:好的。

韩七录看她那副听话的样子更加不爽,接着补充了一句:见到我,要恭敬地叫一句七录少爷,听到没有?

咳咳咳!韩管家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上猛地咳嗽:少爷,我是夫人派来让我保护安小姐的。

言下之意,也就是说,他是来监视韩七录的。

我还会把她掐死不成?韩七录翻翻白眼,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一定要叫我少爷!

好的,七录少爷。安初夏依旧是处事不惊的样子。叫少爷就叫少爷呗,她又不会少块肉。

哼!韩七录撇过头,看向窗外。

斯蒂兰皇家学院很快就到了,安初夏尽管是个能很好的把情绪藏在心里的人,但是看到如此壮观辉煌的学校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没见识!韩七录冷冷地看她一眼,率先下了车。

刚一下车,就有一大群穿着斯蒂兰学院制服的女生围着韩起来。

七录少爷今天也很帅呢。

七录少爷,你什么时候再跟我们一起去KTV玩啊?

七录少爷,你吃早餐没啊?

各种花痴的问题听在安初夏耳朵里,只觉得特别白痴。原来在皇家学院,花痴是如此之普遍。大概她们都不知道韩七录的劣根性吧?

被女生们围在中间的韩七录脑中突然升起一个想法,轻轻一扯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我给大家介绍一个人!他推开挡在前面的女生,走到宾利的另一边,在众人灼灼的眼光中打开了车门,不顾安初夏的表情一把将她拉出车外。

她是谁啊?女生们恶毒的目光紧锁着安初夏。

你想干什么?她轻声问韩七录。不是说好最好装作不认识他吗?那他现在又是在干什么?

韩七录不回答,只是拉起她的一只手高举起来:她就是我的陪读女佣安初夏,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麻烦她,绝对不用客气!

安初夏的身子猛地一震,随即抬头看向韩七录。谁知道他正好用带着戏谑的目光看着她,明显是想要故意整她。

幼稚!

只楞了那么一秒,安初夏就调整好情绪,微微一点头,朝大家笑笑: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有什么事都可以让我帮忙哦。但是,一定是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女生们互看一眼,纷纷眼睛闪着星星围住了安初夏问东问西。要知道,想要成为七录少爷的女人这个女佣肯定是一条捷径!

韩七录见状,一咬牙,万分不爽的走进斯蒂兰学院。

让一下!韩管家推开众女生,把安初夏拉出人群沉声说:安小姐,你明明是我们韩家未来的少夫人,怎么就成了女佣了?这若是让夫人和老爷知道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安初夏一耸肩,拍了下韩管家的肩膀说道:您不说,夫人和老爷怎么会知道?反正少爷觉得这样好玩,那就随了他的心意。而且……我在韩家也不能做什么,这样他如果觉得而开心的话,我也算是做了点贡献吧。您说是吧?

看着安初夏一脸的轻松,韩管家摇摇头:好吧,既然您都这样说了……我会一直待在校长办公室的,您先跟我去见校长。如果他们让你做什么事,您可以来校长室让我来做。

安初夏点头,但是心里发誓绝对不会让韩管家帮忙。她从小就干很多活,做点女佣的事应该也不会很难。而且,那些女生好像对她还蛮友善的。应该也不会为难她。

走进斯蒂兰学院,她才深刻明白什么是皇家学院了。所有的大楼设计风格都是欧美式的,看似都是同一个风格但是仔细一看却又各有千秋。比如这栋楼是尖顶的,那么旁边一栋楼就是圆顶的。而更让安初夏惊讶的是,最中间的那栋白色教学楼上部,居然有一个巨大的古钟。

恰好在这时,钟声响起,一群白色的鸽子在这时候掠过大楼朝蔚蓝色的天空飞去。

她这是……来到天堂了吗?

那个……安小姐。韩管家看见安初夏那副陶醉的表情实在不忍心打扰,可是再不去校长室就太晚了。

是!她回过神,尴尬的朝韩管家笑笑:不好意思,这里太漂亮了。

能在这里上课,她到现在还觉得在梦里。

呵呵,您跟我往这边走。韩管家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教学楼旁边的一栋专门的政教楼。

是安小姐吧?刚走到门口,一个看起来还挺慈祥的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果然人如其名,安初夏、安初夏,让人看了觉得像初夏的风景一个安静、美好。

您过奖了。被校长夸的,她都有点尴尬了。

校长,还是开始正题吧。韩管家在一旁提醒。

校长一拍脑袋说道:对对!正题!你看我这老糊涂的。我给你安排的班级是高一A班,这个班的学习氛围特别好。那我现在就带你去……韩管家啊,你就在校长室等我吧,有一些手续还没有办全。

韩管家点头:我也正有此意。那么安小姐就拜托您了。

哪里哪里……”两个人相互客气一番,校长总算是带着安初夏来到那个传说中学习氛围特别好的高一A班。

刚一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

她好奇地走到校长前面一看,正好一架纸飞机飞到她面前,撞到她的鼻尖坠落到地上。

再往里面看,一个班三十几个学生,几乎没有一个是在听上面的老师讲课的。化妆的化妆、涂指甲油的涂指甲油,睡觉的睡觉,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更有甚者,居然把桌子拼到一起打起了斗地主!

尼玛啊,这就是传说中学习氛围特别好的班级?我咧个去,要不要这样玩她啊?

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校长,他捂着鼻子掩饰尴尬。走到门口叩响了门。校长的出现还是有那么一定的威慑力的,至少打牌的那几个把扑克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收拾好藏到了抽屉底下。

校长您有什么事吗?拿着教科书的班主任老头离开讲台走到门口。

这是我昨天跟你提到的安初夏同学。校长看了眼安初夏继续说道:还希望老师多多照顾啊。

那是当然。班主任笑着打量了一下安初夏:欢迎你来到我们A班学习。

安初夏一点头:谢谢老师,我会好好努力的。

那么你帮她安排一下,我校长室那边还有点事要处理。校长对着安初夏一点头,转身折回校长室。

校长一离开,教室里就立即沸沸扬扬起来。

关于沸沸扬扬的原因,就是安初夏的突然出现。

同学们先静一下,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班主任带着安初夏来到讲台上。面对那么多双眼睛的直视,她认命地垂下了眼帘。

大家好,我叫安初夏。

什么嘛……声音小的跟个蚊子似的。不知道是哪个男生说了这么一句,立即引起全班的大笑。

这样,算是被嘲笑了吗?有一种耻辱感由心而生。

未等班主任出声调教,安初夏快速拿起一支粉笔写下了安初夏三个大字。转过身,眼睛扫视全班,大声说:安初夏,请多多指教!

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好的,那么初夏同学,你就坐在第四组第一桌。课本老师都已经提前放到抽屉里了,这节是语文课。班主任说着,朝空位的旁边看了过去:菲莉亚,好好跟新同学相处哦。

安初夏走过去,看到那是一个身材偏胖的女生,正畏畏缩缩地看着她。胆子很小的样子。

你好,菲莉亚同学,以后请多多指教。

那女生一愣,随即摆出一个微笑:嗯!

好,那么我们开始上课。我们都知道杜甫这诗人是一个……”

一节课,就这么在吵闹中度过了。

我们今天这节课就先上到这里,喜欢大家认真完成作业,下课!在班主任刚走出教室,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不是七录少爷吗?怎么会来我们班?女生们纷纷开始骚动起来。更有甚者居然尖叫一声,昏了过去,直接被人抬出了教室。

这些女生,是不是也太过于激动了点?安初夏无法理解她们的思想,摇摇头继续预习下一堂课。

安初夏,你还不给我出来吗?!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继续阅读恶魔少爷别吻我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