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半夜舔我下面,要飞了!好想被填满...

健康和性2018-10-01 07:10:12

1
第1章 小哥做全套
        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从小就拜在村里一个老神棍下学了几年按摩,老神棍死了,我就孤身出了社会讨一口饭吃。
        出来后一直在一家按摩店里上班,干着是卖艺不卖身的活,拿着微薄的月薪混日子,直到一个陌生女人的出现,一切都变的狗血有趣。
        那是一天凌晨三点左右,像我工作这家中规中矩没有特殊服务的按摩店,是不具备24小时有客源服务的,一般到这个点,都是收拾东西关门打烊。
        那天正好老板有事,同事也早早走人了,我被单独留在按摩店里打扫卫生,快收尾下班走人时候,突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半搀在店门前。
        女人垂拉着头,黑长发遮挡住了她的容貌,全身上下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特别薄,隐隐约约能看到这女人傲人的身段,白皙修长的大腿大半都暴露在空气中,胸前一片雪白,事业线也是雄伟,深深的沟惹人无限遐想,她就这样站在那一动不动,我愣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有女鬼呢!
        “你们……这家店怎么做生意的……,客人来了……怎么没一个接待的……”那女人语气断断续续的说。
        声音还挺好听,不过看样子像是喝高了,不过最起码让我心里踏实了不少,是个大活人。
        我从店内走了出去,扬起一缕歉意的笑容回道:“美女,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
        夜已经深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也少了,现在突然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光临,店里又只剩我一个人,我不免心生警惕,如果是一个陷阱,那就惹到大麻烦了,还是不接待的好。
        那女人立马不干了,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情绪异常的激动,囔囔着:“怎么?这店……开了不做生意的?还是你怕我……不给钱?”
        我连忙摇头说不是,可是这女人像吃错药了,认定我瞧不起她不做她生意,直接从店门外摇摇晃晃的闯了进来。
        “啪!”
        那女人从lv包里取出一叠毛爷爷耍在收费柜台上说:“按不按?”
        我瞧了下柜台上那钱,厚厚的,估计有一万左右。
        我心动了,一万块钱对我来说算一笔不小的收入了。现在店里,老板也不在,我只要服务下这女人帮她做个一套按摩,那么一万块钱就到手了,也不需要再上交给老板,天上掉下馅饼的好事,怎么不答应。
        那女人见我点头,呵呵直笑,有点冷,估摸我的转变让她看轻了我,不过我也不介意。
        她弯着腰,向我伸出手指勾了勾说:“过来扶我进去……”
        竟然下定决心做下这单,也不摆架子了,放低了身姿走到她身边。刚接近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香,估计是这女人的体香,但这香味中还掺杂着一股浓浓的酒精味,果然,这女人喝高了。
        我蹲下身子正准备扶起她,谁知她整个身子像棉花糖一样顺势倒在我肩上,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不听朝着我耳边吹着热气,然后轻轻的说了一声:“小哥,全套,做好,有赏。”
        说完,她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让人琢磨不透她心里打的什么心思。
        “美女,我做的是老实人买卖,卖艺不卖身。”我心里有些不爽的说。
        “小哥,你……真搞笑,想哪里去了……”那女人轻笑着:“小哥是做……正经生意的,那……还不扶我进去?”
        我略微尴尬的挠了挠头,伸手揽住了女人的腰,将其扶了起来。
        女人的腰肢还真是盈盈一握,透过薄裙传来的柔软触感彰显着女人肌肤的弹性,我竟然鬼使神差捏了捏。
        捏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有些慌乱的观察着女人的反应。
        却不想女人仿佛找到倚靠一样,整个身子完全瘫在我怀里,带着酒气的滚烫气息打在我脸上,透过凌乱的秀发,我看到女人的眼睛已经微眯了起来。
        她的两只小手紧紧搂住我的蜂腰,一侧的雄伟挤压在我的胸口上,我甚至能感受到那凸起的小点。
        这女人竟然什么都没穿!我忍不住深深看了眼那白花花的汹涌,好像灯光都没那么耀眼。
        干按摩这行,我环肥燕瘦什么样的没见过,自认为定力已经稳如泰山了,但此刻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难道现在干那行这么吃香吗?我想当然的认为这是一个风尘女子,一边按捺住小腹的火,一边拖着女人的娇躯往包厢走去。
        没错,就是拖,喝醉酒的人,即使女人的身姿很是曼妙,重量也是不小的。
        将女人轻轻放在了沙发上,我的后背也渗出了微微的汗液。
        或许是感觉到离开我的搀扶了,女人晃了晃歪着的脑袋,用手撩起了遮住脸庞的秀发。
        我本来是有些期待的,可当看到女人的脸蛋时,身子反射性的缩了缩,有些愣愣的看着她。
        女人长着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不难看出是汪“祸水”。可所有的光彩此刻全被那不规则分布的恐怖红斑所遮掩了。
        看到我的反应,女人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但很快就翘起嘴角促狭的看着我。
        “怎么样?吓到你了?没有你想象中的漂亮很失望吧?”
        女人的声音依旧清脆,可在我听起来却有些刺耳。
        晃过神来的我急忙道歉,即便我刚才的神色不是有心,但冒犯客人的罪过可不是我能承受的。
        女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我突然发现女人的神色有些凄凉无助,或许她并不是表面的那么放浪。
        “实在是对不起,我只是感觉有些遗憾。”我突然很想安慰她。
        女人听到我的话,那双眸子突然亮了亮,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直视着她的瞳孔,对她说道:“完美的东西出现瑕疵,总是让人感到很遗憾。”
        那女人愣了愣,突然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我真怕她的那对雄伟会甩出来。
        我有些无语的吸了吸鼻子,就听到女人幽幽的道出了原委。
        女人叫做张雅,在上大学之前,俨然是校花级别的颜值,可就在有一天醒来的时候,脸上突然出现了恐怖的红斑。张雅当时吓傻了,她的家人急忙带她去最好的医院就诊,没想到医生也束手无策,甚至查探不出病因。
        张雅那段时间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敢见人,好不容易在父母的鼓励下重新见人,却受到了无尽的羞辱和嘲笑,甚至还将路上的小孩给吓哭了...
        张雅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很是平静,但我还是能从她起伏的胸口体会到她内心的不平静。
        心中不免对张雅产生了一丝怜悯,世事无常,一个女人失去了她引以为傲的美色,变成了遭人唾弃的丑八怪,其中的酸楚和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张雅又轻易的读到了我眼中的怜悯,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不禁暗骂自己小白,把所有的东西都写在了脸上。
        “其实,说不准我能治你的病呢!”我一脸真诚的看着张雅。
        张雅瘫坐的身子突然一震,眸子里闪过一丝亮光,有些激动的攥住了我的手:“难道小哥还会医术?”
        张雅的小手微凉,掌间的嫩肉很是柔软。
        看着张雅期待的脸,我讪讪的摇了摇头。
        张雅的小手顿时松开了我,目光又有些迷离起来。
        “不过我会按摩啊,我的手法说不定能帮你呢?”对于自己的按摩手法,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实践的机会很少。
        “我知道你会按摩,而且还会全套呢!”张雅一脸调侃的看着我。
        看来这女人还是不信我啊,我也不想继续解释了。
        “你要不要先沐浴?”我看着张雅一身酒气,洗一洗或许能够清醒一点。
        “怎么,嫌姐姐臭吗?”张雅佯怒,两条雪白的长腿在地上轻轻的跺着,倒像是撒娇的小孩。
        我有些好笑:“很香,很香。”
        “那我们开始吧?”我示意张雅躺倒按摩床上。
        张雅却张开双臂,声音黏黏的:“抱姐姐过去,我没有力气啦!”
1
第2章 我只是简单推个油
        我看着张雅胸间抖动的汹涌,暗自琢磨她是不是故意的。
        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我于是又揽上了张雅的腰肢,将其抱到了按摩床上。
        “脱衣服也要我帮你?”我看着软倒在床上眨巴着眼睛的张雅,一脸黑线。
        顺着张雅腋下的拉链,很轻易的剥掉了她的薄裙。
        在有些暧昧的灯光下,她的躯体好像罂粟花,紧紧吸引着我的视野。
        她的上身果然不着寸缕,雪白的滑腻放肆的跳动在空气里,竟然比穿着衣服还要雄伟上一分。
        光滑细腻的小腹下,穿着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包裹住哪诱人的风情。两条直挺挺的大长腿无意识的扭动着。
        我发誓这是见过最美好的躯体,村里的王寡妇与她简直云泥之别。
        “小哥还要多看会一会吗?”张雅看着我呆愣的表情,香舌轻轻舔舐着自己的食指,一副美女蛇的模样。
        你这是犯罪,我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连忙平稳下自己躁动的内心。
        有些着急的将女人翻转了过来,我的脸色才好了点,面对这明晃晃的后背总没那白花花来的刺激。
        取过一条浴巾放在了床沿,我轻轻攥住了张雅蕾丝内裤的两边,眼睛抬头望着天花板,快速的将内裤剥落了下来,然后凭着直觉去摸浴巾的位置,却不想陷入了一团软肉之间。
        手上传来的触感很是紧致,我忍不住抬头一看,鼻尖“腾”的涌上一股暖流。
        我恐怕是按摩界第一个看着客人的身体流鼻血的按摩师了!
        又将几把凉水打在自己脸颊上,我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我快要疯了,这女人是干模特的吧?怎么这么喜欢扭。
        不用想,盖在张雅下身的浴巾又被她滑落在地上了,那凝脂的肌肤实在扎眼。
        等到一切程序准备好的时候,我将上好的精油涂满了双手。
        其实推油无关油的质量好坏,全凭按摩者的技艺,不过谁让我实在呢。
        推油也是很有门道的,它起源于罗马的“汗浴”,分为中式,柔式,法式和美体,不同的方式对应不同的人群和不同的症状。
        就像我的这门手艺就是中式推油,我本来想多学点,技多不压身嘛。却没想到差点没被老神棍给打个半死,他跟我说老祖宗的才是最好的。
        我的双手从张雅的颈部开始游走,擦过她的香肩,然后抹过她的玉背。
        张雅的肌肤宛若二八少女,像绸缎般滑嫩,让我有些爱不释手。
        虽然现在我的身份是按摩师,但毕竟是一个异性,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张雅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在老神棍的训练下,我对于人体经脉的分布简直比对自己的身体还熟悉。
        我用两手拇指的指面轻轻按揉着张雅颈部的凤池穴,尔后食指,中指,环指自她的颈两侧向按抹,然后将双手摩擦制热,逆时针,顺时针的不停运动。
        仅仅一个颈部我就耗费了一番功力,仿佛为了告诉身下的女人我有多专业。
        张雅起先还是迷迷糊糊,慢慢嘴里发出了微微的轻哼声。
        当我的双手在她的玉背按压起来的时候,张雅喉间无意识的呻吟起来,而且随着我的指压力道不断变化。
        张雅的声音完全不加克制,宛若莺啼。
        我的脸却有些臭,这女人叫的这么畅快,有想过我有多辛苦吗?
        瞥了一眼张雅的脸颊,才看到她满面酡红的闭起了眼睛,不然还真以为她故意的。
        职业的素养让我压下扬起头的小东西,任劳任怨的继续按压着,毕竟我还是很希望自己的按摩能帮助到张雅的。
        没多久,张雅的身上就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茉莉花味的体香更加浓郁的冲向我的鼻子。
        她的声音黏黏的,微微有些沙哑,已经趋向于叫床。
        推油其实是一种极其正规健康的保健活动,有改善血液循坏,有助于新陈代谢的功效。可如今社会上的人却无不谈其色变,大都误解其为色情活动。实在是因为过程太过暧昧,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还有一方赤身裸体,过程还极其舒服,擦枪走火实属自然。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自己还是一个纯粹的按摩师而暗暗骄傲。
        “往下~”张雅檀唇轻启。
        我没有听轻,让女人重复一遍,没想到她的腰肢开始扭动起来,小屁股一撅一撅的。
        我的手掌捏成了拳头,有些略微用力的捏了张雅一下,你tm说句话能死啊?非得逼人在这正规场所犯罪?
        “就是这个力道,啊~”张雅又开口了。
        我的脑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憋屈啊!
        就在我想撩起女人下身的浴巾时,突然发现精油所剩无几了,心里竟然有些庆幸。
        我手掌轻轻晃了晃张雅,她却没有反应。
        “张雅!”我凑在她耳边喊了一句。
        张雅这才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饱含秋水的眸子此刻有些恼怒的看着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停下。
        我颇为无奈的耸了耸肩:“精油没了,我得去取一些来。”说完扬起了手里寥寥的精油,生怕她不相信。
        张雅的睫毛眨了眨,红唇撅了起来:“那你快点回来哦,人家好难受的!”
        分明就是小媳妇的撒娇样,话说的要不要那么歧义啊?我喉间一口唾沫差点没把自己噎死。
        尼玛,这女人有毒!我掩面逃离。
        门关上的那一霎,我却没看到张雅嘴角的那一丝笑意。
        拿好精油来到包厢门口的,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与女人相处的每分每秒都像是一场博弈。
        推开门的一瞬间,就听见了张雅有些激烈的娇斥着。
        这女人不会喝醉了,给别人打电话乱喷吧?我越想越觉得可能,有些好奇的凑了上去。
        “王八蛋,就当老娘给狗咬了一口吧!”张雅骂起人来还真是颇有巾帼风范。
        她此刻将浴巾盖在了身上,只露出雪白的脖颈,举着手机和里面争吵着。
        我歪了歪脑袋,这才看到视屏的那边是一个赤裸着上身,长得剑眉星目的男人,不过怎么看起来有点阴柔呢。
        “张雅,你不用给老子嘚瑟,老子这就和你办离婚手续...”视屏里的男人蹙着眉头冲张雅怒吼道。
        什么?张雅已经结婚了?我有些惊诧的看着女人的侧脸,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失落。
        缓了缓神后,我暗骂自己犯贱,人家结婚和自己什么关系,不过看起来两人的夫妻生活并不和睦,心里不禁对面前的女人多了些可怜。
        张雅刚准备还嘴,那边的视屏就晃了晃,男人突然有些狰狞的指着张雅身后,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张雅,你个臭婊子,这还没离婚就给老子带绿帽子!tm的,你让你小白脸凑近一点。”
        我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整个人突然斯巴达了,他指的不正是我?
        麻蛋,看的过于投入了,上镜了,我站在原地有些发懵。
        张雅也才发现我的存在,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无悲无喜,甚至有些晦暗,我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
        视屏那边的谩骂还没有停止。
        “张雅,你这个臭婊子,内心的饥渴终于释放了,长久没有做爱按捺不住了?”那男人有些癫狂的嘲讽着张雅。
        “那个小白脸,没错,别发呆,老子就是说你呢!看不出你小子口味很重啊!这样的丑货也下得去口,她倒贴了不少钱吧?哈哈,你不要以为自己很叼,你玩的只是我不玩的破鞋,破鞋...狗男女”那端的男人可能有些魔怔了,像只野狗。
        男人的粗鲁让我胸腔涌上一股愤怒,但毕竟是无意卷入人家的情感纷争,于情于理都无可厚非。
        张雅出奇的没有反驳,只是眸间的怒意凝成了液态。
        “这位先生,你先听我解释...”
        我的话刚挂到嘴边,就被男人的怒骂给淹没了:“你个逼崽子,不用解释,你祈祷别被老子逮住,非得卸了你第三条腿...”
        被连番侮辱,我也有些抑制不住:“你不听我的解释可以,但你不能不相信你老婆,连自己的老婆都不尊重,你还算什么男人?”
        张雅转过头,眼睛有些异样的看着我的侧脸,当然我没发现。
        那男人可能也是被我唬住了,突然满脸阴沉的笑了笑:“哈哈,张雅,你养的这条狗还真是听话啊,没少舔你吧?竟然说老子不是男人,好,老子给你证明一下。” 
1
第3章 要不先研究研究
        接着画面一阵晃动,再看到时,男人的胯下多了一个赤裸的女人,脸上抹着浓妆,身材确实火辣的没话说,此刻脸上带着异样的酡红。
        “仔细看好了!”男人冲着镜头邪笑一番,然后粗鲁的扒开了女人的双腿。
        画面里的女人顿时娇喘一声:“甜心,不要这样吧,毕竟她还是你名义上的老婆呢!”
        女人说话的声音楚楚可怜,但听在我耳朵里却是恶心的要命,言语里对张雅的嘲讽展露无疑。
        “哈哈,你个骚蹄子,好好表现,让那个女人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男子邪笑一声,腰身就是一挺。
        接着就是刺耳的啪啪声和喘息的声音。
        这种活春宫的画面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的面前,我却不为所动,只觉得两条狗交合的画面也比这生动。
        张雅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捏着手机的十指有些发紫,满脸的酡红也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意。
        沉默,女人银牙紧咬,狠狠的盯着视屏里的两人,仿佛要将两人丑恶的嘴脸深深记在脑海里。
        “嗵”昂贵的手机被狠狠摔在地上,零件瞬间四分五裂。
        “去死啊!都去死啊!”女人突然将身上的浴巾一扯,猛地站了起来,赤裸着身子在按摩床上踢打着。
        我全程呆愣着看着女人在发泄,工作裤的小帐篷已经挺立了起来,鼻尖的鲜血流进了嘴里也不自知。
        这个画面真的是永生难忘!
        女人踢打了一阵后,蹲在床上捂住了自己的双颊,低声呜咽了起来。
        你哭就是了,为什么要将那对乳鸽靠我这么近,还有双腿,夹紧一点好不好?
        我真的是欲哭无泪,想安慰不是,离开也不是,总不能说我们继续按摩吧,按着按着就舒服了?
        终于内心的柔软还是让我没控制住自己,手掌轻轻搭在了她的秀发上。
        “都过去了,为了那样的男人不值得的...”我也只能说些没营养的话,是个人遇到那样的打击没疯掉就算不错的了。
        啜泣了好一会,女人突然抬起来脑袋,微肿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冲我灿烂的笑了笑。
        然后,张开双臂,整个身子朝我扑来...
        别...我眼睛瞪得锃圆。
        呜呜...
        我的眼前一黑,鼻腔里充斥着浓郁的奶香味,鼓胀的软肉让我有些窒息。
        tm的,这女人是要把老子憋死吗?我双臂下意识将女人的身体推开。
        离开那沟壑的时候,我的脸憋的通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真正体会到了一次“牡丹花下死”的感觉。
        张雅已经侧躺在按摩床上,撑着脑袋痴痴的看着我,流线型的线条更加充满诱惑。
        难道张雅刚刚在演戏,实则是为了勾引我?想到这我不禁有些好笑,自己还真是有些屌丝了。
        我发现在张雅的面前我根本就像是一个雏儿,欲望无处遁形。
        急忙将浴巾盖住她的春色,我才能如常和她对话。
        “关于刚才那件事情,我实属无心的,害你们争吵深感歉意。”虽然我知道旧事重提不好,但总归认为自己要承担一部分责任。我这个人没哪点好,就是实在。
        还好张雅的情绪没有受到影响,满不在乎的说道:“反正我们也只是父母之命,为了利益结合到一起的畸形产物。我对他没有感情,只是感觉被狗咬了一口有些疼罢了。”
        我也大概听说过豪门的这些丑恶,只感觉和古代的强买强卖不尽相同,对张雅的身世感到很悲哀。
        或许离婚对她是一种解脱吧。
        我有些杞人忧天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小哥,发什么呆呢?精油还没取到吗?”张雅满含风情的白了我一眼,朝我幽幽的说道。
        “哦,哦...”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该继续工作了。
        刚刚的步骤到了女人的臀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躲避张雅那里的风光,捧起了她的玉足。
        张雅的脚很是小巧,足弧极美,指甲盖上还涂着紫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很是妖冶。
        手掌刚捏在张雅的脚心处,她的五根娇俏的足指促拢在了一起,看起来很是敏感。
        即便是没有冲洗,张雅的脚也没什么异味,这让我不禁松了口气。实在是之前接待的一个女人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脚底的穴位不可谓是不多,分别对应着人体重要的器官。
        我每争对一个穴位就要换一种特殊的手法,张雅在按摩床上轻颤着,喉间奏出美妙的乐章。
        现在的人每天起早贪黑,身体都是外强中干,张雅的身体还算不错。
        不过她叫的声音实在太高亢了,如果老板现在在门外,非得吓得魂飞了,不以为我上了顾客才怪了。
        捏完每个穴位后,我顺着张雅象牙般的腿肚子开始慢慢游走,轻轻的按压着,也好让她舒缓舒缓。
        要说推油这一门道跟行房事也没多大的差别,不过爽的只有一方。
        将盖在张雅臀间的浴巾拿掉,我又不得不面对那让人兽血沸腾的画面。
        她的臀型是极好的,比那些健身房里的女人也不遑多让,触感也自然没话说,摸上去和果冻一样晃悠悠的,又不缺紧致感。
        对于臀部按摩这一截,老神棍自己总结出了一套手法,就是拍,揉,捏。那手法跟调情没什么差别,我当时就质问老神棍这也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后果可想而知。
        将精油涂满了整个挺翘上,甚至是缝隙里,张雅的下身无意识的上下颤动着。
        “啪”声音很响,但其实没有力道。
        张雅歪着脑袋,有些羞愤的看着我,似乎在质问我怎么有这一招。
        我不闻不问,守住清净,毕竟老祖宗传下的东西。
        “啪啪啪...”清脆悦耳,我似乎还找到了一丝律动的感觉。
        我拍的舒服,张雅却是羞的不行,双腿紧夹的肌肉有些僵硬,腰间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之后我改拍为揉捏,却不想张雅反应却更大,下身无意识的摩擦着身下的浴巾,好像十分难受。
        我知道这是张雅正常的生理反应,就算换随便一个男人在她臀上揉捏,不反应才怪嘞,更何况是我这种技艺高超的按摩师。
        我也适应张雅不加修饰的娇喘了,甚至感觉自己在她身上找回了场子,那卑微的自尊心满的快溢出来了。就是苦了想要睁眼看世界的小弟弟。
        从女人的后背又走了一个大循坏以后,我去卫生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双手。
        回来时,床上的张雅还是之前那副姿态,玉臂横陈着,连指头都没移动了一丝。
        不知道是不是了解了女人的身世后,对女人产生了一些好感,此刻看她脸上的红斑也感觉有些性感。
        看着女人慵懒的姿态,我突然有些遗憾,这一夜过去,我们估计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小哥,你的眼神有火哦!”张雅歪着脑袋吃吃的笑着。
        熊熊燃烧的欲火啊!掩饰的那么好你都能看到?我有些幽怨的瞪了她一眼。
        “小哥,你真是让姐姐欲仙欲死啊!”张雅说着仿佛是为了映衬她话的真实性,翘臀又抖动了一下。
        “张雅,你不要那么过分哦!”我忿忿的看着她。
        张雅眼眸流转,耸了耸鼻尖有些委屈道:“人家夸你按摩手艺好还不对吗?”
        苍天啊!你快来收了这个妖孽吧。我感觉遇到这个女人是我二十多年来最大的刺激。
        “还要继续吗?现在已经不早了。”我朝墙上的钟表努了努嘴。
        张雅却没有在意,有些生气的说道:“小男人,你难道做事都只做一半的吗?”
        你说话再那么歧义,我就剥光你衣服了。额...好像已经光了。
        我郁闷的像吃了老鼠屎,有些后悔为了钱出卖自己的手艺。
        还没等我翻转张雅的身体,她就俏生生的将胸间的雄伟对上了我。
        “上来~”张雅的眼睛闪着亮光。
        你都不会害羞的吗?我吐血。
        浴巾盖在她的身下,我跪卧在了女人腰间,居高临下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将精油覆满了张雅的雄伟,我不禁惊叹还真不是一件小工程,山路崎岖啊。
        就像小白鼠是科学家的最爱,张雅的身体对我来说也是上帝的馈赠。
        两手从她的腋下挤压,简直波涛滚滚,让我有些心不在焉。
        “要不要先研究研究?”张雅戏谑的看着发愣的我。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