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累,你有说心里话的人吗(我听哭了)

女人夜听情2018-03-09 07:13:48

【点击上方蓝字「夜听女人情」关注,听下一篇】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爱你的男人,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连他自己都不行

       不然呢?等你被生吞活剥了去,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老严。”平民又叹气摇头,“你乖点听话,别再给我闯祸了。”   “……老头子!”经他这么说,她才突然想到平民会这么讨厌温文靠近她,就是源自于外公。“我不想去,住你家我不习惯,而且我要照顾外婆。”   认真说起来,温文没什么不好,可惜不对外公的眼……因为他戴的那副气质斯文的金框眼镜,老让外公想起她那败光家产的父亲。   想到这里,她就想笑。可怜的温文,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外公总是看他不顺眼,而她也没道理把如此可笑的理由告诉温文,总得给外公留点面子。   她最后那句“要照顾外婆”,平民听了进去,扯起眉头,不再勉强她。   把她送回严家,交代她“有事情”要打电话给他,他就赶回家做生意了。   温柔乡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祸得福,伤了这只手,引起外婆的紧张,老人家殷殷切切地照顾她,把重心转移到她身上,不再成天把外公的名字挂在嘴边,也不再恍恍惚惚望着远方看了。   “你福婶说这帖补药对筋骨好,我买了排骨熬。趁热,我喂你。”外婆把一碗热腾腾、散发着中药味的药膳汤端到客厅来。   他们家是三合院其中一户,本来这里住了三户人家,后来都在外面买了楼房搬出去了,现在只剩下他们这一户还住在这儿。   朱格言坐在客厅门边的藤椅里,一道暖阳倾斜入屋,正好落在她身上。白皙的脸庞充满笑容,心情喜悦,看着外婆慈祥的笑容,等着给外婆喂──   “妈,这种小事不用劳烦您。”   眼看着那碗药炖排骨离开她外婆那双温暖的手,落到一双涂满亮光指甲油的白嫩玉手中,顿时扯落了朱格言灿烂的笑容。   “严如玉,不用你鸡婆!”她火气起。   “哈,我也没耐性伺候你。”严如玉转手就把碗交给了在这里坐了一下午的“客人”,对着“客人”笑盈盈地道:“阿文,你来喂她吧。”   “好。”温文点头,从容地接过碗。   严如玉立刻帮他拉了张椅子,放在女儿面前,“你坐这儿,这样喂她方便些。”   “谢谢。”温文也很大方地坐下来。   朱格言连起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困在藤椅里。   “妈,你好偏心哦,怎么只有阿言有,我也要吃。”严如玉完全无视朱格言朝她眯眸瞪视的目光,转身去跟母亲撒娇。   朱格言听见外婆“呵呵”的笑声,一把怒火才闷在心口没窜烧出来。她听着外婆慈祥和蔼的声音说着:“都有、都有,在厨房里,我去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