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第三章(4)

云檀2018-03-03 15:24:51


《如果不遇江少陵》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读者分享图片)


这天上午,沈慈坐在树屋阳台上看书,木桌上摆放着茶壶和茶杯,短短几小时,陆离已帮她沏了三壶茶,手中书籍却没翻动几页,后来那本书被她搁置一旁,靠着椅子闭目小睡时,阳光游走在她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到她眉头微皱。

中午用餐,她吃得很少,江少陵在应酬间隙给她打来了电话,询问她中午胃口怎么样?

“胃口还不错,吃了一盘意大利面。”餐桌上,那盘意大利面,沈慈只吃了三分之一。

她的早餐是半碗Oatmeal+半份Omelette,对于江少陵来说,她昨晚没吃东西,早晨吃得又不算太多,也难怪会惦念她午餐情况了。

被人惦念,她该感到温暖,但她却周身发凉,就连中午回房睡觉,躲在被窝里都觉得有些冷。

下午起床,沈慈在前院转了两圈,许是在家里待着无聊,随后吩咐陆离备车,她要出门。

车上,陆离问:“太太,我们要去哪儿?”

“开车随便转转。”当时是下午四点多,沈慈虽外出,却没有计划性。她和这座城疏于往来多年,但它一如过去那般繁华,高楼大厦岿然林立,沿途路人行色匆匆,各大街区建筑各异,可见这座城的胸襟和包容度。

沈慈按下车窗,座驾行驶在路上,只觉春风清凉,经过市里某所大学,沈慈抠了一下手指头,不期然想到了S大。

下午五点二十三分,陆离把车停在S大南苑附近,下车陪着沈慈在大学附近闲逛,街道错综很热闹,面包房、奶茶店、各大餐馆,以及小商品零售店比比皆是......沈慈对S大的记忆还停留在2006年,虽然找到几家老店,心境却是感慨良多。

黄昏时分,正是吃饭时间,开始有大批学生陆陆续续地走出校园。沈慈2006年离开S大的时候,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还会回来,更不可能预知她会在2014年2月中旬再次走进S大建筑学院。

她在S大建筑学院攻读过本科,也攻读过硕士,有关于建筑学院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怕是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了。她清楚的是2006年之前的建筑学院。

沿途古树参天,不同于外界都市繁华,学院建筑极具特色,中西交融,有着属于它自己的独特魅力。

来往学生很多,沈慈隐身暗处,吸了一口凉凉的风,瞥见学生提着快餐从一旁走过,视线短暂追随,陆离误解了她的意思:“太太,您是不是饿了?”

沈慈说:“还好,你去看看左前方交叉口路东三百米是不是还有一家面包店,如果面包店还存在的话,你就帮我买一瓶热牛奶带过来,我在前方篮球场等你。”

此时夜幕将至,篮球场周边灯光耀眼,沈慈找到露天观众席坐下,球场里还有几位男生穿着运动服正在大汗淋漓地投掷篮球,记忆中最符合眼前情景的是2004年的某一个黄昏,不过地点并不在建筑学院篮球场,而是在商学院篮球场。

商学院举办篮球比赛,各大院系女生听说江少陵参与打球,纷纷跑去围观助威,看脸时代,场面可想而知,篮球场观众席几乎被众女子围得水泄不通,众人并不关注篮球比赛如何,她们关注的是场上男子的一举一动。

十年前商学院篮球场上,沈慈铭记的不是篮球比赛如何,也不是众女子此起彼伏的海豚音,而是站在篮球场外围的她,目睹有一位漂亮女生拿着一瓶矿泉水递给了中途休息的他,重要的是他接了......

身后有人接近,是陆离。他将热牛奶递给沈慈,说江先生正在来S大的路上,让她去南苑门口等他,说是晚上一起吃饭。

沈慈喝了几口热牛奶站起身,路上察觉陆离有心事,沈慈也不追问,行走十几分钟之后,陆离状似无意开口:“太太,刚才我去买牛奶的时候,有一位老人把我错认成了江先生。”

老人?

沈慈一愣,老人出入S大,既然认识江少陵,十有八九是S大教授,至于是不是建筑系教授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江少陵在S大很出名,各大院系老教授认识他,倒也不足为奇。

沈慈知道陆离正在观察她的反应,忍不住笑道:“你也说了,他是老人,偶尔认错人也在情理之中。”

陆离不吭声,有一句话憋在他心头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总想找机会询问一下沈慈。这里是S大,许是学院环境令人放松,要不然他很难将心中疑惑问出口:“太太,您在江水墅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我和江先生有些相似?”

沈慈脚步未停,却有诧异之色从她眼眸闪过,她把问题丢给陆离:“你觉得你和你家江先生有些相似?”

陆离语塞。

他之所以提及“相似论”,是因有一次他在江水墅车库修车时,肖玟给他送茶无意中说了这么一句话:“刚才只看你侧面,隐隐觉得你和江先生侧脸轮廓有些相似,不过正面却是一点也不像。”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陆离心里一咯噔,忽然想起沈慈初次见他,曾盯视片刻,她当时可是在透过他看江先生?

夜风微凉,沈慈把问题丢给他,他竟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论容貌,他远不及江先生姿容一半,但凡有什么地方相似,已是和英俊挂钩;论修养,他远不及江先生阅历丰富,更不及江先生行事果断......

这么看来,若说相似,倒像是他往自己脸上贴金一般,所以他只能选择沉默。

沈慈却开口说话了:“2012年初冬,你到江水墅应聘保镖,我注意你,仅仅是因为你静默时的姿态很像是年轻时候的他,但这种感觉来得快,消失得也很快,你是陆离,他是江少陵,仅此而已。”

短短几秒,陆离心事可谓是潮起潮落,南苑门口近在眼前,“伽蓝”这个名字在陆离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问出了今天最后一个问题:“江先生年轻的时候,您认识他?”

“认识。”沈慈微微一笑,看起来很好说话,淡淡解惑:“差不多十二年前,我和他同一所大学,只是不同系罢了。”

十二年前?

陆离脚步一顿,万万没想到江少陵和沈慈竟已认识多年。原来江先生认识沈慈,发生在众说纷纭的2010年之前,难怪常年生活在纽约的她,会对S大南苑路况了若指掌。

沈慈和陆离步伐慢,走出南苑门口,就见江少陵座驾停在了路对面。

昏黄的灯光下,郑睿站在车身旁,见沈慈走过来,已率先打开了后车门。

夜间烧烤小吃香味扑鼻,沈慈扶着后车门并未上车,她弯腰看向后座,青年男子腿上摊着两份文件,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正在翻阅,此人警觉,移眸对上沈慈视线,静等她开口。

“要不要买一些羊肉串带回去?”烧烤味道浓郁,沈慈有点饿了。

“不卫生。”他朝她伸出手,沈慈无奈上车。

江少陵看起来好奇心不重,没有过问沈慈重回大学心情如何?他甚至不曾提及S大只言片语,他一边批注文件,一边询问沈慈:“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

沈慈望着窗外,话语虽然平静,却让江少陵抿了唇,他直觉敏锐,察觉出了她的不高兴,因为没同意她吃羊肉串,所以生气?

他抬手去握她的手,被她避开了,他眯起眼眸,面无表情地收回手。车内,江少陵报了一处西餐厅地址给郑睿,沈慈鼓起了腮帮子,她以为对方没发现。




(图片来自网络)

江少陵挑选的西餐厅,用餐氛围很好,他虽不让她吃羊肉串,却给她点了一份法式煎羊排。

沈慈不领情,吃了头盘开胃汤,又吃了甜点,至于那盘主食羊排,她推到一旁,一口都没尝。

江少陵不理她,使用刀叉无动于衷地吃着西餐主食,举止优雅矜持,用餐场景完全就是一幅画,也难怪侍者过来添加红酒时,会忍不住偷瞄他了。

江少陵用餐速度很慢,沈慈几乎要怀疑他是故意的。忍着翻白眼冲动,沈慈站起身:“你慢慢吃,我出去透透气。”

江少陵没有抬头看她,反倒是不紧不慢地吃着食物:“坐下,我还没吃完。”

谁理他?

沈慈离开时不解气,将餐巾直接扔到了江少陵的身上,不去看那人是什么表情,沈慈走出餐厅,原想让郑睿开车带她回去,但郑睿是那人保镖,十有八九不敢抛下正主只带她离去。早知道就不该让陆离先走一步,实在是失算。

沈慈坐在后车座里等江少陵,却闻到了一股烧烤味,起初还以为自己嗅觉迷乱,直到羊肉味道越来越浓,沈慈忽然笑了:“郑睿,你是不是买了羊肉串?”

郑睿从袋子里掏出包装盒,借助低头姿势,偷偷地撇了撇嘴,简直就是一吃货。

“太太鼻子真灵,您进餐厅的时候,先生特意吩咐我去买的羊肉串,现在还热着呢!您赶紧吃。”郑睿笑容满面地抬起头,将一盒打包好的羊肉串递给沈慈。

沈慈大快朵颐时,江少陵坐进了车里,沈慈一扫之前冷脸待遇,笑眯眯地看着江少陵:“你让郑睿去哪儿买的羊肉串,真好吃。”

江少陵瞥了她一眼,不让她吃羊肉串就跟他置气,给她买羊肉串就对他笑脸相迎,这变脸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些?

见某男不吭声,沈慈笑意不减,将羊肉串送到某男嘴边,讨好道:“你感冒还没完全好,就尝一口,真的很好吃。”

羊肉串就在唇边,江少陵不张嘴说不过去,于是勉为其难地张嘴咬住了到口羊肉,他这边还没咽下去,就听沈慈笑着说:“江先生,你虽然看似闷骚,但有时候真的很善解人意。”

“咳——”

驾驶座上,郑睿忽然咳嗽出声,透过后视镜偷瞄一眼江先生,对于那句“看似闷骚”,江先生不见羞恼,反倒是心平气和地咽下口中羊肉,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好好吃你的羊肉串,不要再说话。”




(图片来自网络)

吃羊肉串的后遗症是,沈慈夜间翻来覆去睡不着,火气攻心,江少陵前前后后起床,为她倒了几杯水,到了后半夜好不容易才睡着。

翌日醒来,沈慈脸部浮肿,去盥洗室洗脸时,江少陵正寒着脸站在一旁刷牙。他昨晚也是这样的神情,站在床边看着她喝水,脸色不是一般的冷,害得她差点被几杯水呛出内伤。

早餐食物很清淡,江少陵这天没有外出会客或是办公,吃完早餐,他让厨房煮一壶去火茶送到阳光房里。

他把工作带到了家里。在纽约,他每天会议不断,回到国内也是如此,他坐在椅子上,笔记本电脑斜放在木桌上,美国总部正在向他定期汇报工作。

阳光在室内游走,沈慈坐在地毯上,她光着脚,旁边放置着一瓶透明指甲油,涂完了双手指甲,又开始涂双脚指甲......

房间里充斥着此起彼伏的英文声,江少陵靠着椅背,双臂环胸静静地看着沈慈:青年女子穿着白衬衫,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正赤着脚坐在地毯上晒太阳。

阳光照在她的双脚指甲上,亮光刺眼,像这样静默融洽的家居场景,倒是让他格外怀念起记忆里那位磨人精。

记忆里的她不涂指甲油,不管遇到任何事,似乎都能一笑置之;现在的她,习惯隐藏心事,伪装笑容,很多时候她明明是在对他笑,但笑容背后所隐藏的真实情绪,他却不敢深思,也不愿深思。

2014年,沈慈只涂透明指甲油,不是为了追求美观,而是为了防止抠手指头,只可惜习惯难改,效果甚微。

沈慈后知后觉江少陵好像已经良久没有再发声,她突然侧过脸,目光与江少陵在半空中相撞,她淡定如初,对他微微一笑。

江少陵移眸到桌子一旁,那里摆放着两只茶杯,他抬手探了探杯壁温度,朝她无声做了一个手势,唤她过来喝茶。

沈慈起身,赤脚走到地毯一侧穿鞋子,那杯去火茶温度尚可,她一口气喝完,又把目光移向了他那杯……

“喝吧,我再续。”他把他那杯茶推给她,又持壶帮她重新续了一杯茶。

沈慈喝茶间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江少陵,纽约下属办事不尽如意,江少陵微微皱眉,这个男人虽然很强势,但很多年来,他一直在为工作所累。

国内这天是2月14日,是元宵节,也是情人节,沈慈敛下眸子,难道他今日不出门留在家里办公,是因为这个原因?

江少陵正在聆听下属讲话,沈慈茶已喝完,提壶续茶时,江少陵看着电脑屏幕忽然压低声音道:“今天是情人节。”

嗯,今天确实是情人节。

沈慈放下茶壶,转脸看着江少陵,他说得是中文,又压着声音说话,显然是说给她听得。

阳光打在江少陵轮廓分明的脸庞上,他先是看了她一眼,随后从一堆文件里抽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她,嘴角笑意微露:“我有礼物要送你。”

礼物?

沈慈打开文件袋,里面装着一张打印上文字的A4纸,纸上标题格外醒目,沈慈反复观摩了标题好几遍,然后惊喜的发现,她实在是太有文化了,那几个标题中国字她竟然都认识。

沈慈忽然很想笑一笑,于是抬起眸子对着江少陵颔首一笑,江少陵勾起唇角回了一抹笑给她,示意她继续观摩中国字。

那些中国字,黑白素雅,一个个沉默地排列在同一张纸上,看似清清冷冷,却相互依偎,沈慈一个字一个字看下去,连标点符号都没放过,看得那叫一个感动啊!

                                        

              《好妻子标准指南》


(一)关于沟通:如果江少陵在家,每日精神、心理沟通必不可少,小事可以不说,但大事、伤心事、棘手事一定要告诉江少陵,不能欺骗江少陵。

(二)关于外出:如果独自外出,不许视手机如摆设,江少陵打电话,一定要接;江少陵发短信,一定要回。

(三)关于矛盾:如果不高兴,可以向江少陵发泄不满,禁止离家外出,禁止寻机报复江少陵,禁止独自生闷气。

(四)关于饮酒:江少陵在场,喝红酒不能超过两杯;江少陵不在场,沾酒一滴,罚写检讨书三千字;酗酒一次,罚在家禁闭一个月。

(五)关于开销:家庭日常支出,江少陵给钱,不许拒绝;江少陵给零花钱,不许不要。

(六)关于错误:如果犯了错,在家可以对江少陵蛮横不讲理,但在外不许耍赖不认错,一定要学会认识错误,总结经验教训。

(七)关于节日:结婚纪念日、各自生日、春节、圣诞节、情人节等重要节日,必须和江少陵在一起。

(八)关于相处:在外允许自我为中心,允许人际关系不协调;在家不许分床睡,不许对江少陵虚伪假笑,不许不真实。学习依赖江少陵,每天至少给江少陵一个拥抱,一个吻。

(九)关于安危:不许涉险政局动荡国和战乱国,不许挑战危险极限运动,不许不负责任伤及自身;背着江少陵以上三条任意发生一次,后果自负。

(十)关于忠诚:除江少陵外,不许和其他男人交往甚密,不许和其他男人勾肩搭背,不许和其他男人有亲密肢体接触,不许和其他男人谈笑风声,不许对其他男人动心!!!时刻牢记最后一条,彼此皆大欢喜。


沈慈真想抬手扇自己几下,先前她在杏花村不该询问江先生怎么做才能成为一个好妻子。现在好了,她挖了一个坑,江先生的陷阱紧跟着就来了。

沈慈将目光凝定在《好妻子标准指南》第十条,尤其是那三个惊叹号看在眼里岂止是触目惊心?

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沈慈郑重地将它平铺在桌面上,又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向它作了三个揖。

只作揖还不够,接了江先生这么大的好处,沈慈不能不向江先生表达谢意:“江先生费心了,小女子感激涕零。”

屏幕里是一阵愈吵愈烈的争执声,数分钟以前,源于工作方案意见不同,国外几位高层隔着大洋彼岸争论不休,境界忘我,显然早已忘了视频这头的江老板。

江少陵充耳不闻,反倒是一直盯着沈慈看,这男人长得好,尤其是沉默的时候,帅气之余,更添邪气。

被江先生盯着看,沈慈也不觉得害羞,甚至换了一个站姿,并抬手撩了撩长发,方便江先生看得更尽兴一些。

江先生双臂环胸靠着椅背,压下嘴角笑意,温声慢语道:“涕零就不必了,直接回礼吧!”

纳尼?

江先生是在说回礼吗?好吧,她回礼。

今天除了是情人节,也是元宵节,依风俗,北方“滚”元宵,南方“包”汤圆,但汤圆只能充作饭后甜点,不宜吃多,主食的话还要另作安排。

如果下厨做饭,最好丢一把盐咸死他。

沈慈火气偏旺,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这才看着江少陵:“下午我去超市,江先生如果不嫌弃,晚上我亲自下厨?”

江少陵没回话,国外高层已停止争执,有条不紊的各抒己见,江少陵虽侧眸看着电脑屏幕,眼里笑意却是越来越浓。

是该笑,狩猎成功,算计得逞,可喜可贺啊!

沈慈心里不高兴,江少陵不可能不知道,向来都是她操控他人情绪居多,如今吃了闷亏,依她的性子,想要做到善罢甘休......

沈慈不可能善罢甘休,江少陵思绪未停,只觉得眼前光影一暗,某人动作很快,除了左手将笔记本电脑视频画面转到一边,右手更是勾起了他的下巴,再然后……

他被人给调戏了。

沈慈的唇贴上了他的唇,除了出其不意,还夹杂着恶劣本质。唇与唇贴合,彼此呼吸缠绕在一起,江少陵呼吸虽然有些不稳,但心里却突然蹿升出了一丝恼意,这丝恼意来源于她眼中的报复和算计,以至于完全抹杀了这个吻理应带给他的悸动。

其实何来悸动?这样的举动根本就称不上是一个“吻”,甚至连“亲”都称不上,充其量只是唇碰唇,可即便是唇碰唇,过去几年间,除了他,她是不是也对那个人做过同样的事情?

江少陵眼里笑意彻底消失了,但他并没有推开沈慈,她报复成功,再见他无动于衷,自然会觉得没趣……

果然。

“亲吻”不过三秒,沈慈见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不意外也不惊讶,无趣之余离开他的唇,给自己找台阶下:“《好妻子标准指南》第八条,每天至少给江少陵一个吻。”

江少陵冷漠地看着她,眼神锐利,仿佛能够洞察人心,他通晓她的恶劣本质,自然不会受她言语蒙蔽,沈慈意识到了这一点,倒也没有恼羞成怒,但......

江少陵忽然掐住她的腰身,猛一使力,等她反应过来,她已被他紧紧地抱住了腰身。沈慈身体一僵,很好,意外的是她,惊讶的也是她,她圆满了。

“你不是一个好妻子。”这个男人在公司里呼风唤雨,平日里万千心事难以捕捉,唯有在此刻才肯展露出几分真情:“《好妻子标准指南》第八条,每天至少给江少陵一个拥抱,一个吻。亲吻你没做到位,但拥抱,你现在还可以补救。”

江少陵话语很轻,仿佛一颗石子砸落心湖,虽然无声,却砸疼了沈慈的绵绵思绪。她疼,不是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是他话语间的那份隐忍和包容。

上午时间段,阳光房寂寂无声,偶尔会从视频里传来一两道模糊不清的连线声,纽约下属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不知何时已经止了话。

沈慈目光移向木桌,《好妻子标准指南》正静静地平躺在桌面上,黑白文字入目,字里行间隐藏的情意其实她都懂,她只是......不热烈,不触动罢了。

迟疑数秒,沈慈终究还是做出了回应,她抬手抚摸着他的发,却出神地望着室外暖阳,滔滔心事流淌在血液里,她在心里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唉,她祸害了不少人啊!




(图片来自网络)

阳光房数分拥抱,数秒浅吻,似乎只是漫漫日常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小插曲。中午吃饭,江少陵见沈慈几乎没怎么用餐,连带也影响了食欲,“饭菜不合口?”

“上午茶水喝多了,所以才会没胃口。”沈慈淡淡解释。

她上午确实是喝了不少茶。

江少陵应该是在想事情,进餐速度略显缓慢:“这边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动身回纽约。”

明天?

沈慈有些犹豫:“其实不用那么急,离开前,你总要和杜衡他们再见一面。”

她在这时候提及杜衡等人,无非是为了延迟回美国,而延迟回美国的原因,江少陵又怎会不知?正是因为知道,而她又不愿意点明,所以他放下刀叉,食欲顿消。

吃罢饭,沈慈上楼休息,江少陵去书房收发EMail。忙到下午三点,想起她说下午要去超市,于是合上电脑回卧室找她。

沈慈午休起床洗罢脸,前去更衣室换衣服,脱下睡袍不过两秒,隐隐觉得似乎有人正在看她,她站着不动,却狠狠地咬着唇,面色很是难看。停了数秒,她忽然转身看着门口,那里空空如也,她暗松一口气的同时,方才惊觉掌心里竟然都是月牙痕迹。

她还以为,“她”跟着她一起回到了S市。

沈慈下楼时,江少陵单手插在裤袋里,正站在客厅里喝水,听到身后有佣人唤了一声“太太”,他转身看着她,她是外出装扮,灰色束腰呢子中长外套,里配浅色毛衣,同色牛仔裤,短靴……她穿的很得体,也很到位,但江少陵想到的却是女子衣服下令他蓦然止步的白......

江少陵眼神暗了下来,沈慈不察某人心绪变迁,对着某人交代行踪:“我去一趟超市。”

“我陪你一起去。”江少陵放下水杯,走到沙发前拿起他的黑大衣。

沈慈问他:“公事忙完了吗?”

“嗯。”走到她身边时,他握住了她的手。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