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油干啦?你可以这样做

世界名品购2018-12-03 17:28:13

本文编辑|哒

爱美的女孩子家里的指甲油当然不只一瓶。指甲油在美妆品里算是价格低廉的一种,而且颜色、种类也不少,MM们采购起来自然是毫不手软。不过家里的指甲油存货太多,用不过来,就难免遇到指甲油干掉的情况。如果干了就扔掉未免也太过浪费了,下面小编就带各位MM们一起来看看如何让干掉的指甲油重获新生吧。

1、普通指甲油

如果是普通指甲油干掉,可以将适量透明指甲油倒入干掉的指甲油瓶中,摇晃均匀。因为指甲油之所以会干掉是因为其中的丙酮、乙酸乙酯等有机溶剂挥发掉了,用透明的指甲油来混合,既可以补充挥发掉的成分,又不会影响原本的颜色效果,是解救干指甲油的首选方法噢!除此之外,可以滴几滴香水在指甲油的瓶中,摇晃均匀,也能达到稀释的效果。不过这个方法不适合金属色的指甲油,会使原来的颜色改变。

2、天然指甲油

如果是天然环保指甲油,这类指甲油之所以干掉往往是由于MM们在使用指甲油的时候瓶子处于敞开的状态,指甲油里的水分逐步挥发掉了。如果发现天然指甲油呈现厚重、水分缺乏的情况,可以直接滴一两滴清水进去,摇匀就可以了。

知道如何解决干掉的指甲油了,下面小编来告诉大家如何能避免指甲油变干。MM们不使用指甲油的时候一定要把它们放在避光的地方,并且将瓶盖拧紧。另外,将指甲油放入冰箱冷藏室也是不错的选择喔!

萧瑟的秋风将天空吹得更为高远,撑伞静坐于石阶之上,看天边细雨朦胧。
  道旁的梧桐似是被这来自天国的使者吸干了汁液,变得如耄耋之年的老人的双手般枯黄干涩。狐狸脸形状的叶子摇摆不定地挂在雨幕之中,随风摇曳着积攒了一夏的记忆。在不经意间,饱经风霜的枯手松开了干涸的枝条,如失去生命力量的蝴蝶般飘然落下,带着无尽的不舍与眷恋,沉睡在了微湿的泥土之中。
  微风吹过,枯黄的树叶沙沙作响,似是在为逝去的同伴送行。又似乎在预言者自己的宿命。
  雨丝继续飘洒,不远处的田野,也是一幅凄凉萧瑟的景象。似乎是经历了一场浩大的劫难,原本衣饰华丽的土地身上,现只剩下了零零星星参差不齐的残茬。昔日的财翁,忽然在一夕之间被扫去了所有的家当,剥光了所有的华服,那会是怎样的悲凄与无助呢?绝情的秋日,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的狠心,安然地在田野的上空笑笑,衣袂轻挥,飘然远去,只留下被她践踏过的田野鲜血横流。
  细雨沙沙,微风无语。秋日的清晨,浸染在雨中的万物,在各自的悲凉中,沉寂着各自的落寞,期待着下一场的轮回。秋老虎发威,空气裹挟着燥热弥漫着潮湿,浓雾锁晨曦,雾朦遮旭光。透过淡云,依稀看得见旭日红晕;放眼群山,模糊视线里山峦隐现;俯视大地,朦胧感觉出田野盎然。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享受这难得的清晨凉爽。小路,在丛生的草茎中蜿蜒前伸,裤脚不经意间被露水打的透湿。挽起裤脚,任草叶亲吻肌肤,蹭过的地方痒痒的还有少许的微痛,草叶划过的地方还有一条淡淡的红痕。
  露水哑寞悄声的沾在腿肚上钻滑进鞋里,凉凉的,积得多了还有些湿滑。小草亲吻着露珠,俏皮的支愣着,野花浸润着雾气,挺拔的开放着,车前草在辙埂上长的叶肥穗大。大多的草已经吐穗扬花,成片的狗尾巴草绽着绿穗、红穗招摇,真佩服野蒿见缝插针的蔓延,羊角草肆意缠绕着左邻右舍,丛丛喇叭花娇艳欲滴,紫的,粉的,还有白的,花心儿沾着露珠闪着晶莹。
  暑期的天就是这样,一片云来一片雨。雾气散了,小雨来了,阴云走了,太阳羞涩的从云层中钻出来了。一束光映黄了山头,一片黄洒落在田野,云朵张合光动筛金,大地变幻田野斑斓。
  大面积的玉米田望不到边,齐刷刷的穗儿扬着花,那特有的暗香随风飘来,穗花柔情的飘在棒棒儿的毛毛儿上,几天的功夫籽粒就会涨裂肚皮。
  谷子长得半人多高,青绿色沉甸甸的谷穗弯下了腰,与旁边高高的玉米田相望着,微风叶儿摆,似乎在诉说媲美着孕育的喜悦。
  向日葵已经长出了高高的身形,大大的叶子,未绽的花盘,从早到晚追着太阳扭动着方向。性急的已经露出了淡黄的花蕊,可以想见,几天后这里将是一片金黄色花朵的海洋。
  马铃薯的白花已经枯萎了,黑黝黝的叶子蛮茁壮。跌过一垄地,匍匐在地埂上的红薯秧蔓在恣意生长,已经有半块地被主人挑翻过了秧蔓,红薯叶面的双面反差着实也是让人养眼。
  长的最高的,要算是本地扎笤帚的一种高粱了,有三米多高,鹤立鸡群般散拉着硕大的穗儿,看上去收获的时候几个穗头就可以扎一把笤帚了。
  天又阴了,随风飘来几滴雨珠,呼啦啦云又散了,望见了一小块蓝色的天空。大老远就能看见果园里的富士苹果红了脸儿,个大型美坠沉了枝丫;黄黄的香蕉李子,黑紫的黑玫瑰李子,就像镶嵌在不大的李子树上;海棠树的果实结的太稠了,嘟嘟噜噜压弯了枝条;那青青的枣儿,翡翠般成串儿低垂,真怕压折了柔脆的树枝。 清儿梦中惊醒时,秋季的晨曦依旧是暗的。回想着梦中的情景,清儿一阵椎骨的疼痛。现在唯一让她牵挂的,就是父母和孩子,而梦中无助求援的就是孩子。
  再入睡是不现实的了。清儿茫然地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很想身边有个人可以倾述。打电话给闺密,都是有家有口的人,这个时间段似乎不合适。周边能理解、可倾述的人寥寥无几。她发了个信息给他,她想他是可以懂她的。但最终他的回应却不是她想要的。也许这就是无缘吧!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疲惫的倦容,她咧咧嘴苦笑。今天不爬山了,去海边走走吧。
  出门时路灯依然亮着,行人罕见。她紧紧衣领,清晨的风已带丝丝寒意。有晨跑者经过,她想他是好奇了,一再回头观望:这个女人穿戴整齐,不像是出门锻炼的样子,为何这般早在街上逛荡。
  海边,潮水正退却,是落潮吗?上次和她散步的好友教她计算潮水涨落的方法,她在心里计算着,却是要从新涨潮的时间。
  走在栈道上,清儿很想吸支烟,她看看四周无人,点上了一支‘娇兰’。薄荷烟,很淡,很适合她。深深吸了一口,她开始给他回复信息。他信息说,‘你有荷西了吗?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三毛?’清儿笑了笑,喜欢‘三毛’的人会永远记得她,她就会记得三毛,永远。荷西吗,清儿回复着说:‘此刻要有个荷西,那真好啊!’他回复说浪漫谁都想要,可人是生活在现实中的。清儿摇摇头,他还是不懂自己,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懂。
  海边的一对夫妇已捕鱼回来,穿着雨衣雨库,将身体包的严严实实。满脸倦容没有一丝欢喜的样子,清儿远远地望着他们在海边整理他们的收获,心想今天的收获大概是不如意吧。点第二支烟的时候,清儿坦然了,不再在意别人的目光,这会子她就想让脑海腾空,什么都不想,只是静静地随着海浪声深呼吸。
  海边晨练的人渐渐多了,清儿捡起沙滩上的烟头,攥在手心,她要找个垃圾筒扔掉。人潮一多,清儿就会觉得烦躁。经过那对夫妇,清儿想帮忙买些东西,见只剩小鱼虾,她犹豫了,因为她自己不开火,这些小东西整理起来很麻烦,可要的那些个‘大物件’他们已出售掉了。清儿歉意的冲那对夫妇笑了笑:“愿你们明天收获更丰富。”萧风苦寒,弯月祈圆,透出忧伤,寄满相思,是谁吹起了秋声?是谁搁浅了梦船?又是谁无意留下了一缕情缘?心随风飘荡,默看花山,静思秋月,再次悄悄地拾起那份寂寞,似乎有种逝去承诺的感应。
  往事成追忆,岁月亦如烟。带不走的爱意,已根植记忆深处;带不走的眷恋,已化为灵魂相随。不求拥有你,只想恋着你;不求你青睐,只盼再回眸,明白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痴恋着你。那怕在一瞬间启封心灵的记忆,有个淡淡的虚影,我亦知足,只想把爱意写进我人生最后的篇章,化作永无止境的思念。
  红尘路,风雨情,一段挥不去的梦境,总是情深幽恋。是不是该忘却?是不是该放手?曾几何时,走过多少红尘路,经历多少风雨情。做对屏前,苦楚相思,不知怎样写起,亦不知如何结尾,再次搁浅笔尖下的回忆,就这样呆呆地冥想,将一点魂魄消融在回忆里。
  翻阅秋叶,寻找昨日点点滴滴的情缘,撩起了记忆中你那凝视的一瞥。也是深秋的淡然别离,朋友聚会,不经意的触到了一双火热的眼眸,感到脸庞有些发热,或许是第一次被火辣辣眼神渗透的原故吧!我不禁避开了那般凝视,若无其事看向别处,心底却平添了一点杂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