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一生》 又名《相思终有时》叶堔顾颖(完结)

天晴啊2018-12-10 16:42:12

☆、楔子


顾颖看着那底下细如蚂蚁的人群,惨白的脸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叶太太,有话好好说,不要冲动。”


站在天台的心理专家看着她,一脸的小心翼翼,生怕她一‘激’动就跳下去。


叶太太?


这三个字让顾颖很不悦地皱了皱眉:“叶太太?你喊谁呢?我是顾颖,顾盼生辉的顾,聪颖的颖。”


顾颖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只觉得好笑,他们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谁不知道呢,如果她不是挂着“叶太太”这个头衔,他们哪里会有这样的心思管她跳还是不跳。


天台的风那么大,眼泪不断地流又被不断地吹干,如此重复,顾颖觉得眼睛有些难受,忍不住低头看了看那底下黑压压的人群,笑得无比灿烂。


她的一生,截止到今天为止,前半段属于快乐无忧;后半段却是‘阴’暗无光。


如果可以选择,她想要回到十年前,回到那一个夜晚,抢回那一杯饮料。


可是没有如果,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就连那个曾经孕育在她身体里面的小生命都被叶堔剥夺了。


“叶先生。”


“叶先生。”



她回头看着还在喘气的叶堔,笑了笑:“哥,二十八楼呢,你说掉下去的时间有没有一分钟?”


叶堔脸‘色’有些苍白,他一步一步地走尝试走近,却在离顾颖还有五六米的距离被她脆生生地喊住:“哥,你是不是要过来推我一把?”


“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回来,我都答应你!”


顾颖看了看自己修剪得整齐的指甲,微微蹙了蹙眉,想得很认真,许久,才开口:“我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


叶堔身子一僵,“你别‘乱’动。”


听到他的话,顾颖故意晃了晃身子,她就坐在那护栏上,她突然一叫,整个人晃得厉害,整个阳台的人都‘抽’了口气,胆子小的,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来。


可是她还是稳住了,还对着叶堔眨了眨眼:“真险呢,差点儿就掉下去了。”


叶堔看着她,一口血直直就喷了出来,他走近了几步,两个人离得很近,可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


顾颖忍不住讶异地叫了起来:“哥,你吐血了,吐血了,医生,医生!”


她在那儿大喊大叫,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


顾颖叫着叫着,突然就哭了,眼泪爬满整张脸,她突然冷冷地看着叶堔:“你不是要报仇吗,叶堔,今天你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笑一个吧?这么多年了,我好像都没有见你笑过呢!”


叶堔看着她,脸‘色’‘阴’沉的就像是雷雨天气一样,他看着她,闭了闭眼:“你回来,我放你走。”


顾颖微微一怔,这真是一个‘诱’‘惑’人的条件。


“你不是想我死吗?”


她的声音轻飘飘地响了起来,就好像自言自语一般。



叶堔脸‘色’一僵,“你回来,我放你走。”


她看着他,大风吹起她的火红‘色’的裙摆,妖娆而炫灿,如果跳下去,顾颖觉得会更加妖娆的。


顾颖双手一撑,众人尖叫,叶堔站在原地,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停滞了一般。



☆、第一章 那不是噩梦,那是残酷的现实


是夜,半开的落地窗,风吹进来,紫‘色’的窗帘飘起,落下时优美得就像是一只破翅的蝴蝶。


房间里面只开了小灯,昏暗得看不清晰人的表情。


“小颖,小颖......”


顾颖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衣服被一点点地脱掉,触及空气的皮肤冷得让她忍不住‘抽’了口气。


眼泪顺着两边落下来,她闭着眼,只希望这一切都过得快一些。


那么暗淡的灯光下,顾颖只能看到看着她的叶堔双眼发亮,就好像看到猎物的雄狮一样,黑夜中的双眸亮得让人发颤。


落地窗的窗帘在飘动着,她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嘴角边的笑意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唔——!”


即使已经预想到来临的疼痛,可是等自己终于被贯穿的那一刻,顾颖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那种好像被人撕裂开来的疼痛,她却只能紧紧地捉着身下的‘床’单。


她看着他,越发地冷。


顾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将会结束在这个夜晚。


眼泪顺着眼睛落下来,这是代价,她没有后悔的余地。


“嘭!”


‘门’被撞开的那一刻,叶堔刚刚到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里,听到‘门’口处的声响,拉过一旁的被子将两个人盖上。


顾颖抬手就给了叶堔一巴掌:“你‘混’蛋!”


顾盛言没有想到进来会看到自己‘女’儿被叶堔XX的这一幕,他看着叶堔,气得双手都在发抖。


“盛言,怎么了?啊——!”


闻讯而来的叶雪华看到‘床’上的两个人,尖叫一声后直接就晕倒了。


叶堔看了看双目瞪圆的顾盛言,再看了看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顾颖,原本朦胧的眼眸渐渐清晰过来。


“小颖——”


他还在她的身体里面,所有的一切足够说明了刚刚到底发生了怎么样一场慌‘乱’和暧昧。


顾盛言将叶雪华抱了起来,看着叶堔,压着喉咙的血腥:“叶堔你给我滚出来!”


巨大的关‘门’声,震得整个别墅都在颤抖。



顾颖看着叶堔,突然起身抱紧他,凑到他耳边开口:“叶堔,你应该去死。”


然后,狠狠地咬在了那结实的肩膀上。


爱‘女’如命的顾盛言直接就报了警,警察来到的时候叶堔刚穿好衣服出去,被顾盛言扔过来的烟灰缸砸得额头好几厘米的一个口子,鲜血淋漓得吓人。


顾颖穿着睡衣站在二楼的旋转楼梯上,冷眼旁观着底下的一切。


警察将手铐直接就拷上了叶堔的手,他低着头,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额头上的鲜血已经流了一脸。


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他突然一顿,视线落在站在二楼的顾颖身上,冷冷地勾了勾‘唇’。


无声无息,却像是一条蛇一般,钻到她心底。


顾颖‘摸’了‘摸’额头的汗水,黑暗中只有那挂在墙上的壁钟指针行走的声音。


七年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梦到这样的场景了。


叶堔最后的那一个眼神,就像是一个绳索,这么多年,将她的心勒得鲜血淋漓,就好像他额头的那一道口子一样。


眼泪无声无息就盖满了整张脸,只有顾颖知道,这不是噩梦,这是残酷的现实。


☆、第二章 世界那么大,世界又那么小


今年的A城的天气很不好,总是下雨。


顾颖撑着伞走在马路上,想着医院那边寄过来的缴费单,一股又一股的无力感就好像倾盘大雨一样侵袭而来。


雨下得很大,她撑了一把伞就好像没有撑一样,单薄的衣服完全被打湿,鞋子也被水坑沾湿。



她有些冷,忍不住伸手擦了擦自己的手臂,可是这样并不能带来多大的温暖。


路上的行人寥寥,她就连挤公‘交’的钱都没有。


一个月两千多的薪水,再算上各种各样的兼职,她撑死了一个月也只能赚八千块。


五百多的房租还有父亲每个月一万多的住院费用,生活已经将她‘逼’得走投无路了。


刺耳的刹车声,顾颖抬头只来得及看到那白亮的车灯,亮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车头狠狠地撞在她的腰上,尽管减了速,可是那样的速度的惯‘性’足够将她撞到在地。


伞从手中脱落,雨肆意地侵蚀她的全身,她整个人跌在地上,头发被雨打得‘乱’七八糟,手心摩擦过地面带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顾颖忍不住咬了咬牙,‘抽’了口气,抬头起身刚想开口,却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撑着伞一脸歉意地看着她:“小姐,你没事吧?”


他伸着手,想要拉她起来。


顾颖微微动了动,发现腰侧的疼痛那么明显,可是她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么矫情的顾颖大小姐了,她只能咬着牙,顺着那人伸过来的手起身。


“我的腰,好像被扭到了。”


她的声音很低,她知道是自己走路走神才会被人撞上的。


她没想过对方会赔很多钱给她了事,尽管她认得那是今年限量版的雷克萨斯。


她只是想对方能够发发善心,送她回家就不错了。


“需要去医院吗,小姐?”




对方的态度很好,一脸责任我都全付的样子。


腰很痛,她很想点头,可是她的前方却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林伯,很严重?”


男人的声音清冷非常,她却浑身一怔,抬头看到车后座的男人撑着黑‘色’的伞走进她的视线。


她浑身一僵,看着男人无比惊恐,顾不上腰间的疼痛,她甩开中年男人的手,磕磕巴巴地回到:“不,不,不用了!”


就好像落荒而逃一样,转身就跑,可是腰间的疼痛绊了她一下,狼狈地摔在那一场淋湿的地面。


她看到男人眼底的‘阴’戾,只觉得那道视线就像泛着毒气的蛇,正吐着信子爬在她的后背。


顾颖连滚带爬,那把几十块的伞也不敢捡了,冒着滂沱的大雨冲冲撞撞地消失在街口的转角。


林伯看着自己空‘荡’的手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知道那一下撞得不轻,小姑娘的眼泪忍在眼底,他看着都觉得心疼。


只有顾颖知道,那些疼痛不算什么,比起那一张熟悉的脸庞什么都不算。


雨下得那么大,她跌跌撞撞地跑着,撞翻了好几个人的伞,可是她却来不及去道歉。


她生怕那个人会追上来。


这个世界太小了,这样都能够再次遇到。


☆、第三章 咬着牙咽下去,这就是生活


天边的夜‘色’越来越黯淡,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匆,天空飘着‘毛’‘毛’细雨,顾颖看了看墙上的壁钟,不禁皱了皱眉。




“阿颖,我走啦,你也早些回去吧。”


说话‘女’孩是跟她一起值班的吴彤,笑起来的时候月牙弯弯,很是可爱。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口外面,撑着一把素‘色’的伞对顾颖招手。


她抬头看向吴彤,微微动了动‘唇’角:“恩,再见。”


“再见。”


‘女’孩清脆的声音渐渐融入那细碎的雨中,过往的车辆喇叭四起。


顾颖没有伞,唯一的一把伞在前几天惊慌失措的时候丢掉了,那是她三天的伙食费,她一直没舍得再买一把。


手腕上是在跳蚤市场淘来的廉价手表,已经晚上七点钟了,再不走的话,今天晚上的班就要迟到了。


咬了咬牙,将一旁用到脱皮的包包往头上一顶,直接就冲出了雨幕中。


她生不起病,去一次医院等同于要她一次命,维持那样的生活已经将她耗得像纸片一样瘦了,再增添一次生病,她没有钱,也没有那样的身体素质去承受。


雨下得不是很大,但是密集地飘着起来,从店里到最近的车站需要十分钟的距离,她不过是走了一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哔哔——”


“啊——”


她跑得急,又是在大街上,车子来来往往,差点儿就被撞上了。


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些湿了,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去看车里的人,匆忙扔下一句对不起就继续跑了起来。


这就是生活,尽管外面倾盘大雨,它还是有办法‘逼’得你就这样硬生生地冲出去。


0(0)0电子书下载


“哔哔哔——”


黑‘色’的车子停在面前,顾颖不禁有些讶异,车主已经探头出窗口:“小姐,上车,载你一程。”


她微微一怔,随即浅浅地笑了笑,摇头:“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话落,顶着那愈发大的雨冲向车站。


到夜‘色’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化妆间里面的领班不断地嚷嚷着:“姑娘们,快,快,可别让人等久了!”


视线落到一旁湿漉漉的顾颖身上,眉头一皱,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你是不是不想干了?看看现在几点了,不想干就早点儿说,多少人想干这活儿呢!”


她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回话,一副乖巧听教的样子。


夜‘色’是唯一一份能够拿到那么多钱却又不需要任何学历的工作了,她不能丢掉,丢掉了,她父亲就没救了。


所以她只能忍着,即使委屈、难受,她也只能忍着。


大概是见她态度极好,领班没有再过多地开口为难,只是皱了皱眉:“下次早点儿,赶紧去换衣服吧!”


她点了点头,抬头的时候已经换上温浅的笑容:“好的,红姐。”


领班已经四十多了,但是她只让人喊她红姐。


换衣服不过是一分钟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因为换衣服慢挨了不少批,后来她拿着衣服回家练了一整个下午,后面的扣子再难扣,她也能在一分钟之内将所有的事情都干完。


☆、第四章 挑什么挑,能有干的就不错了


“红姐。 ”




顾颖拉了拉只到肚脐上一点儿位置的衣服,小小声地喊了一下领班。


红姐正在盯着小姐们的妆,听到身后细小的一声,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松了松:“去仓库拿酒吧。”


她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尾随着其他人一起去仓库拿酒。


这份工作是她意外找到的,夜‘色’虽然鱼目‘混’珠,但是倒也是签了协议书的,像那些小姐们,都是签了生死契的,都是全卖的,当然,工资自然是不低。


而她,小心翼翼地游走在正经和堕落之间,只当是送酒调酒的,一个月的工资也不低,五六千,有时候遇上好的客人,还能领些赏。


可是在夜‘色’,你是死是活,也不过是别人的一句话罢了。


她向来都是很低调,就连妆容,也是刻意化得难以入目一些。


顾颖的五官本来就是古典温婉型的小巧,凑在一起一张脸甚是舒心,但是化了浓妆,确却是比她不化妆还要难看。


有些人天生就是这样,增之一分则多减之一分则少,像顾颖这种曾经被上天眷顾得无与伦比的人,恰恰就是这般。


跟她一起是送酒调酒的一共有十一个人,大家都是缺钱却又不想彻底堕落才干这一行的,所以谁都不会高调找事。


端着一瓶瓶比她一个月收入还要高的红酒,顾颖基本上是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摔了一瓶,都足够她绝望了。


她赔不起。


“红姐,我和秋秋都没有进过,能不能——”


拿了红酒,送到哪个包厢,都是由领班统一分配的。


十一个人排成整整齐齐的一行,低眉顺眼,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温和轻柔的。




谁都知道,衣食父母不能得罪。


“顾颖、李秋,你们两个送天字一号。”


顾颖心下一惊,天字一号,她进来夜‘色’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去送过。


谁都知道那一个房间代表什么,进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秋已经被吓得一脸的白,顾颖抿了抿‘唇’,:“红姐......”


她们其中,有些人已经卖过了,至于没有直接当上小姐,不过是贪图她们这种的自由,起码还可以选择个喜欢的来勾引。


红姐皱着眉,脸上明显的不耐:“怎么?谁凡事没有个第一次?”


“可是——”


李秋也忍不住站出来,顾颖看着红姐脸上的黑沉,连忙开口打断:“好的,我们会努力做好的。”


“你们要知道,这可是个机会,里面都是些有钱的主儿,得到的赏自然是跟小包厢不一样的!”


红姐见顾颖识趣,开口宽慰了几句。


一旁的李秋还是一脸的不甘,见状,一旁上着指甲油的翠翠冷笑开口:“挑什么挑,能有干就不错了!再说了,进来夜‘色’的,还想立贞洁牌坊?”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起,李秋上前一步,脸‘色’早就白得惨烈,顾颖抬手拦住她,抬头对着翠翠淡淡一笑:“翠翠小姐说得对。”


她态度温和,翠翠也不好说些什么,尽管早就看不顺眼顾颖和李秋两个人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


☆、第五章 这样的地方,唯有低调才是王道




“你干嘛总是要让着她!”


两个人端着红酒走向天字一号间,李秋看着身侧抿着‘唇’不说话的顾颖,一脸恨铁不成钢。


顾颖抬头对她笑了笑:“秋秋,她最近的风头很猛,我们得罪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李秋撇了撇嘴角,她知道顾颖说得对,翠翠一向看顾颖和她不顺眼,而最近翠翠风头劲得很,她如果刚刚呈了一时之快,难保她不会在后面下绊子。


反正在夜‘色’,这种事情见怪不怪,即使知道,也不会提醒你,都学会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来生活了。


“阿颖,你爸爸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动?”


顾颖眼眸暗了暗,抬头看着李秋却是平静无‘波’:“还是那样,不过医生说爸他好像动了动手指。”


李秋叹了口气,她是和顾颖一起进来夜‘色’的,两个人相知相惜,她家的情况顾颖知道,顾颖的情况她也一清二楚。


“钱够用吗?我这个月......”


顾颖知道她要说些什么,连忙抬手拒绝:“够的,我不是还有服装店那边的钱么?这个月的销售量好,算上提成有四五千。”


四五千,除非她有五万的销售,可是她这个月只有三万的收入,算多了,也就三千。


李秋看着她,只觉得心疼,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这个世界上就是剩下母亲一个人,可是她母亲却嗜赌成‘性’,她进夜‘色’,也是被她母亲‘逼’的。


顾颖笑了笑,抬手碰了碰她嘴角:“好了,前面就是了,别这样,不然惹恼了人就不好。”


“先生,这是你们点的酒。”


李秋在前面推‘门’,顾颖端着两瓶刚从库里出来的拉菲,恭恭敬敬地和李秋站在一起鞠了个躬才上前。




这些都是夜‘色’的规矩,进包厢时,都要鞠个躬。


包厢很暗,弥漫这一股‘迷’‘乱’的气息,壁灯昏黄,偌大的包厢酒瓶四处,不远处还能听到沙发后面某些不同寻常的‘女’声。


长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人也正搂着一个小姐亲的正火热,顾颖和李秋进来,没有人注意到她们。


顾颖暗暗松了口气,和李秋搭档迅速地调着酒,只要调好酒,然后默不作声地站到一旁,就平安无事了。


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调好酒,李秋看了她一眼,两个人心领神会,正起身打算默默地退到一旁。


谁知道原本在桌前亲人的人太过‘激’烈,整个人扑在那玻璃桌上,翻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谁!这玩意儿是哪个不识眼的放在这儿的,要害死你老子我是不是!”


中年男人突然暴怒,包厢里面其他人也都停止了手下的事情,纷纷将视线看过去。


顾颖先李秋退一部,李秋现在整个人暴‘露’在众人的眼底下,她也不免被多少关注了。


包厢里面没有人敢开口,中年男人抬手就将一旁覆在他身上的小姐翻下地,抬头看向李秋和顾颖,突然眼睛一亮:“小妞,这是你放的吧?”


他手上正拿着她们装着调好酒的酒杯,看着李秋眯着眼。


李秋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站在那儿抿着‘唇’不敢开口。


☆、第七章 这小妞有意思,叶总可要好好怜惜


李秋看着她,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摇头。


顾颖只是笑了笑,弯腰端上那杯被加了料的红酒,“我喝。”



她的表情很从容,似乎那只是一杯普普通通的红酒,就连一旁的两个姑娘也不禁有些同情她。


冰凉的玻璃触感包裹着她的手心,只有顾颖自己知道,她的双‘腿’都在发抖,喝下这杯东西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都知道。


“慢着——”


她的‘唇’刚覆上那冰冷的玻璃杯边沿,便听到黑暗深处那双人沙发上坐着的人沉声开口。


顾颖的手微微一抖,差点儿将手上的红酒洒了一地。


她进来到现在,从来都不知道暗处还有一个人,那么地无声无息,冷眼旁观着一切,


但是顾颖知道,通常那些隐在暗处的人,才是最终的决定者。


隐在暗处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出来,昏黄的灯光下,男人的眼神有些冷,只是在她身上微微一顿,便看向那中年男人:“张总,这个人我认识,今天的事情就卖我个人情。”


等顾颖看清楚那人时,她只觉得整个人掉进了冰窟,从头冷到脚,而叶堔那短短停留的眼神,就像是一盆水,泼下来,更冷,冷得她心窝子都在颤抖。


“阿颖,你有救了!”


而一旁的李秋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她看着那莫名冒出来的男人,甚至是有些喜悦。


如果被这样一个男人看上,总比那样的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好。


中年男人听懂啊叶堔的话,只是笑了笑:“既然叶总开口,我就算了,那么,今天就先到这儿,场子留给你们。”


说完,起身,拍了拍叶堔的肩膀,‘奸’笑道:“这小妞有意思,叶总可要好好怜惜。”


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顾颖紧紧握着拳头,站在原地,整个人僵硬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叶堔只是微微动了动‘唇’角,开口的声音有些不近人情的清冷:“谢谢。”


“阿颖,你想开一些。”


李秋看到顾颖的脸‘色’,忍不住劝慰着,进来夜‘色’,她早就知道不能清白脱身,挣扎不过来,也只能顺从,这就是金钱的魅力,踩跨一个人的自尊和自爱。


她知道顾颖平时看起来一脸顺从,但是‘性’子最烈,原则最强的人却是她。


在李秋看来,眼前的男人是她在夜‘色’两年来看过最好的了,也算是对得起那一层膜了。


包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只剩下顾颖和叶堔,就连李秋说的话,顾颖也没有听到。


她低着头,却仍然能够感觉到头顶直直而来的视线。


包厢里面静默了许久,叶堔抬‘腿’在那长沙发上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她:“调酒。”


他的声音清冷淡漠,听不出分毫的喜怒哀乐。


尽管这样,顾颖还是忍不住颤了颤,半响才低着头走到他跟前,单膝下跪,动作僵硬地开始调酒。


叶堔没有再说话,只是视线始终落在她的身上。


顾颖一时之间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只觉得害怕,比刚刚被‘逼’着喝那下了‘药’的红酒还要害怕。


☆、第六章 都到这里来了,还装什么装呢


男人见李秋不回话,手上的杯子直接就飞了过去:“问你呢,哑巴啊!”




顾颖抿了抿‘唇’,将呆滞在那儿的李秋拉到身后,将自己暴‘露’出来,低头对着男人浅笑:“先生对不起,她手拙口笨,杯子是我放的,对不起。 ”


她语气柔软,每一句话都是浅浅的笑意,看得男人有些怔忪。


身后的李秋咬着‘唇’,颤抖的手禁不住拉了拉顾颖衣角。


顾颖回头看了看她,轻笑。


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尽量让事情周旋解决,毕竟传到红姐那里,她们这个月的工资直接就泡汤了。


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你倒是会说话,你这杯子放这儿,掉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扰了我刚刚的兴致,这一笔怎么算。”


刚刚被男人打翻到地下的小姐碰到那一地的玻璃渣子,手腕处全是见红。


顾颖低了低头,“先生,实在是抱歉,我是新手,希望先生给我一次机会。”


男人看着她,突然端起那装满了酒杯子,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良子,有‘药’不?”


那个叫良子的男人直接就把东西‘交’到他手上:“张总,这可是新货。”


身后的李秋一个颤抖,顾颖被她握着的手腕有些疼,她抬手抚了抚她的手背,用仅有两个人的声音开口:“没事。”


男人撕开包装直接就往那红酒倒,看着顾颖笑得有些诡异:“既然你是新手,我也不想太计较,这杯酒喝下去,我就当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相反,我还会给你一笔丰厚的赏钱。”


从容的脸‘色’闪过一丝皲裂,顾颖金抿着‘唇’,轻声开口:“先生,我不能喝酒。”


男人将那酒往桌面上一放,看着她语气突然就强硬起来:“小妞,不要我给你面子你不要,今天这酒,你要么自愿喝下去,要么就我亲自喂你。”


身侧的手紧紧收着,修长的指甲划破掌心,再浓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脸‘色’的苍白。



刚刚酒里面下的是什么在场的人都知道,顾颖见过吃了这‘药’的那些姑娘,连续要了两个男人才算把劲消下来。


男人见她不动声‘色’,不免也有些不耐烦,对着一旁的几个姑娘开口:“按着她。”


“不要——”


李秋被吓坏了,一脸的妆早就哭‘花’了,她紧紧地护着顾颖。


顾颖知道,这个包厢里面,眼前的中年男人是唯一一个能够说话的,她也不指望能够托谁帮上忙了。


“松手,都到这里来了,还装什么装呢!”


两个姑娘直接就扯开了李秋,偏偏李秋使了吃‘奶’的劲,手臂被划了好几道长长的红痕就是不愿意松手。


顾颖心疼,抬手拨开了李秋:“先生,是不是我喝了,刚刚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中年男人笑了:“我说话算数。”


顾颖笑了笑,男人的话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保障,谁都知道,在夜‘色’,顾客为上,特别是天字一号间的顾客,即使男人出尔反尔,她也无能为力。


她回头看了看眼泪往她后背‘裸’‘露’的肌肤上沾了一片的李秋,笑了笑:“秋秋,没事的。”


“不要——”


☆、第八章 顾颖,你当年的倨傲哪里去了


时至今日,物是人非,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了,她不再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顾颖,他也不再是那个锒铛入狱的叶堔。


而现在,她正匍匐在他的脚下,卑躬屈膝地等待他的发落。



夜‘色’的规定是,调酒的人,必须要呆到包厢里面的人都走了,才能够退场。


她咬着‘唇’,渐渐稳了心绪,将就兑好,放到他跟前,低着头:“先生,酒调好了。”


深黑‘色’的眼眸微微一沉,“抬起头来!”


顾颖一颤,嘴‘唇’被她咬破了一层皮,双手紧紧地抓着紧身‘裤’,抬起头平静地看着叶堔。


他似乎变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眼底依旧是她看不懂的深邃,原本还有些婴儿‘肥’的下巴玩玩全完尖削下来,整个人瘦了很多,脸部线条硬朗得有些冷冽。


她看着他,觉得心跳都在停止。


叶堔伸手将那酒杯断了起来,微微抿了一口,突然拿着酒杯在她头顶一顿:“你这是调酒吗?”


话落,冰冷粘稠的液体直接就倒在她的头顶上。


顾颖笑了笑,“抱歉,调的不好。”


她的态度温和,甚至就连嘴角都带着笑意,一切看起来都好像是真心实意。


叶堔看着她,直接将玻璃杯往她旁边一扔,碎成一地。


抬手就掐着她的下巴:“顾颖,好久不见啊。”


顾颖一怔,下巴被他紧紧地掐着,好像恨不得要将她的骨架碾碎了一样,她疼,忍不住皱了皱眉,抿着‘唇’不说话。


她这样的态度只让叶堔觉得火气更甚,掐着她下巴的手忍不住又用了一分力,他想看她求饶,想看她皱眉哭泣。


可是她没有,任凭他怎么用力,顾颖都只是浅浅地皱着眉,抿着‘唇’,视线微微往下,落在那沙发边沿的‘花’纹上。



叶堔只觉得一团火在身体里‘乱’窜,抬手就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


顾颖猝不及防,整个人被一团里拉到一边倒,手直直撑在了刚刚碎了的高跟杯的渣子上,手心立马就渗出了血‘花’。


好看的,就好像那三生石上的两岸‘花’一样。


可是她只是咬着‘唇’,湿哒哒的头发紧紧贴着她的脸,她仍旧没有说话。


“顾颖,你当年的倨傲哪里去了?”


他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微微伏着身子看着她,嘴角扬起讥讽的笑意。


顾颖闭了闭眼眸,抬头对上那一双墨黑的眼眸,嘴角微微一扯,鲜血顺着那嘴角流出来,她却笑了:“先生还要喝酒吗?”


她笑得若无其事,他却觉得讽刺。


视线突然落到一旁,那杯被加了料的红酒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原地。


薄‘唇’微勾,他微微动了动,倾身端过那杯酒,递到她面前:“我不喝,但是,我想让你喝。”


顾颖身子一僵,手心传来的疼痛那么明显,眼底隐忍的泪水被她紧紧收住,她抬头看了一眼叶堔,触及那深邃的眼眸后,却没有那样的勇气停留继续。


她不敢看,她至今都记得七年前叶堔看她的那一眼,冷得直钻心房。


而现在,深得如万劫不复的深渊。


☆、第九章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顾颖抿着‘唇’,没有说话,手心的疼痛一‘抽’一‘抽’,脸上的红酒落到那深深的沟壑中,黏黏的,很难受。




她没有说话,包厢里面的气氛突然沉寂下来,压抑得就好像台风过境前一样难受。


叶堔低着头,看着眼下的人等着她开口,可是等了很久,她都没有说话,手里端着红酒直接就往她嘴边凑:“喝!”


他的声音很冷,还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顾颖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将手接过他手上的红酒:“是不是我喝了,就能下班了。”


她的语气有些淡漠,看着他的眼神却有着几分不容忽视的执拗,这就是顾颖,即使被‘逼’到这样的地步了,她永远也能够用那样毫不在乎的语气将叶堔‘逼’得恨不得抬手掐死她。


叶堔冷冷一笑:“怕什么?怕我上了你?顾颖,不要忘记,七年前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的。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以为我饥不择食成这个样子吗?”


顾颖微微一抖,咬着嘴‘唇’的牙齿不小心一用力,生生咬破了一块皮,满口的血腥味蔓延开来,她想吐。


握着高跟杯的指节青筋凸‘露’,她没有接话,只是抬头看了叶堔一眼,抬手就将红酒递到‘唇’前。


叶堔说得对,她这个样子,确实不用担心。


她喝得很快,大半杯的红酒,一仰头,就喝完了。


嘴角还能够看到那些葡萄‘色’的液体流出来,顾颖抬手抹了抹嘴角的红酒,将被子稳稳当当地放到桌子上,抬头看着叶堔,微笑:“我喝完了,可以走了吗?”


叶堔看着她,眼眸沉得就像那黑‘洞’,原本嘴角讥笑的角度也被扯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顾颖,他突然抬手拿起那刚刚被顾颖放好的杯子直接往顾颖扔过去。


顾颖大惊,微微一闪,杯子直直摔在她身后的那堵墙上,破碎的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他看着她,手突然扼住她的修长的颈项:“顾颖,你真厉害!”


她的脖子纤长得足够让叶堔一手就能够紧紧地扼住,他的力气一点点地收紧,她的呼吸一点点地在减少。



顾颖的脸‘色’随着那越来越少的氧气而愈发的苍白,那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地涌来,她闭着眼,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


一脸的视死如归。


叶堔看着她,他想让她求饶,想让她妥协,可是她没有,他恨,那七年的牢狱已经让顾颖这两个字深深地刻在他的心上。


他幻想了无数种折磨她的方式,可是她这样的态度让他觉得那么多年的痛楚没有一点儿发泄的可能。


叶堔冷冷一笑,手用力一甩,“顾颖,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顾颖的头直直撞上了那玻璃的台基角上,整个人头晕眼‘花’,叶堔看着她,睟了冰的一句一句传来,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她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心口的恐慌一点点地扩散。


她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手心的疼痛,还有被撞破的额头正在流血,粘稠的鲜血沾在她的眼角,顾颖只看到满眼的红‘色’。


☆、第十章 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跪在地上的小‘腿’下压着之前碎在她身边的玻璃渣,直接刺入皮‘肉’的疼痛让她身体不稳,可是她还是强咬着牙,伸手借着玻璃桌将自己挪了挪。


体内一股热流突然流窜起来,渐渐地开始压过那些‘交’织的疼痛,顾颖只觉得心下一惊,抬起头看着叶堔:“你说过,我喝了就能走了。”


她的脸因为‘药’‘性’有些不同寻常的红晕,嘴‘唇’已经被她多方的咬扯成惨不忍睹的样子。


叶堔突然森森一笑,抬手拿过玻璃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


暗铜‘色’的GIVENCHY打火机亮起一道幽蓝的火束,暗黄的灯光下,那火显得有些妖魅。


叶堔将打火机往前一凑,夹着的香烟也跟着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亮。


顾颖看着他的动作,动作优雅而贵气。




身体内的那种莫名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叶堔不说话,她不敢走,她还不想丢失这份工作。


可是她不知道再这样呆下去,自己会不会忍不住,她听过之前也有一个小姐被陷害喝了这些‘药’,当场逮着男人就撕衣服。


叶堔看着她,微微吐出的烟雾袅绕,她抬起头看着他:“抱歉,我先走了。”


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只是还没有等她站起来,叶堔已经将她整个人拉了回去:“我说了你能走了吗?”


他看着她,眼眸里面的讥笑那么明显。


叶堔的手心紧紧贴着她‘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她只觉得头顶一冲,有些什么要破体而出,那样舒服的熨帖,她忍不住想要靠近。


意识开始模糊,最清晰的是那些不断增强的感觉知觉,她忍不住抬手抱着他的手臂,脸贴在上面。


衬衫的凉意让她找到了一个释放的出口,可是不够,这些远远不够,还差了很多,很多。


叶堔看着顾颖,她微微眯着眼,‘迷’离而不自知地贴在他的手臂,她甚至开始伸手去解身后的扣子。


他忍不住勾了勾‘唇’,毫不留情就将她摔倒一旁,看着她冷笑:“顾颖,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淫’、贱得比人家三陪更甚!!”


顾颖重心不稳,整个人摔在地上,那冰凉的触感让她有短暂的清醒,那些话刺得她体无完肤,她抬头看着叶堔,突然袭来的感觉让她一惊,用力一咬舌头,“你,让我走!”


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她依旧还是那个顾颖,宁死不屈。


叶堔看着她,蹲下身伸手掐着她的双颊,她的嘴合拢不了,鲜血的味道满口都是,却仍然不能抵抗那些强烈的感觉。


她的视线开始‘迷’‘蒙’,她甚至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宁死不屈吗?”


顾颖觉得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地流失,她只知道那些感觉,强烈得,让她想死。


可是叶堔掐着她的下巴,她就连咬舌自尽的机会都没有。


疼痛的感觉再一次被掩盖,她甚至主动抬手攀上他,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后背三颗结构复杂的扣子,她不得章法,干脆用力将衣服撕烂。


他就蹲在那里,冷眼地看着她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点点地脱尽,却在她伸手想要抱住自己的时候将她狠狠地踩在脚下,居高临下:“想要吗?”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ui19968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