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识破保健品骗局被对方叫人干,正义哥带兄弟狠砸保健品摊位......硬汉鹤勇

三江锅系列搞笑视频全集2018-07-08 12:00:36

小伙识破保健品骗局被对方叫人干,正义哥带兄弟狠砸保健品摊位......硬汉鹤勇 "“脚张开。”    “不要。”    “让我瞧瞧。”    我抬起脸,怒视木岛。    “你太太是在这里被杀死的,你可以在这里这样做吗?……嗯?”    这是恶魔让我说的话。也许是恶魔控制着我的身体,我缓缓张开双腿,抬起腰,把木岛要看的部分暴露在吊灯的亮光下。    木岛脱下睡衣,下半身凑过来。    “我是可以在太太被杀害的地方拥抱你的男人,你藐视我好了。”    木岛呻吟般说着,塞进我的骨盘,继续在我的耳畔轻诉猥亵的话。    “尽管藐视我好了,把我当作卑鄙的男人好了。”    我摇头表示不愿意。    壁上悬挂着木堇花、蔷薇、雏菊等花草刺绣的壁毯。橱柜里陈列着高雅的咖啡杯、雕花玻璃杯。没计精美的皮沙发和四脚茶几……这一切都是木岛太太精心挑选的吧。感觉上好像是搜集主妇杂志的室内设计照片,在剪贴簿上另行拼凑,室内漂亮但稍嫌繁杂。    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完全依自己的喜好而布置的房间,无疑是木岛祐美子的城堡。她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这里会成为她咽气的地方。在十七天前木岛祐美子毙命的场所媾合,不但对她,对神也是冒渎。    我和木岛今天又犯罪了。    也许这样一来,我们就成了共犯……    “你知道我在丧礼中想着什么吗?面孔皱成这样的话,是否就会让吊丧的人看起来像悲伤的丈夫?我心里想的事,和参加平素处不来的上司丧礼时没有两样。”    脱光衣服的同时,木岛就打算要裸露他的内心吧。舌头在我的身上游动,他叙述和妻子认识时的事。    “我曾经告诉过你,大学时代我在运输公司打工吧?祐美子是那家公司的职员,她先来邀我看电影。那是我们最初的约会。但当时我有别的单恋对象,是我常送货去的客户那儿的收货小姐,一个亲切和蔼的女孩,笑起来有可爱的酒涡。不知邀过几次之后,她终于答应,我们一起到镰仓去看海。然而,从此就没有下文了。住宿处的房东太太是个多嘴婆,所以我没有告诉那女孩我住处的电话,只告诉她打工处的电话和地址。但我错了。结婚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女孩打来的电话,祐美子不但不接给我,似乎连信也拆阅、丢弃。虽然没有证据,但有一次祐美子对我说她也想去镰仓看海,我才恍然大悟。”    好像指甲油脱落的指甲,人的心也是一旦把体面,自尊抹除,就显露出粗涩和龟裂。同样的话若是出白别人的口,我恐怕会不耐烦的掩耳不听吧。然而,听着木岛毫不保留的倾诉时,我心想,假使这个人卧病,即使排泄物,我也愿意亲手处理。    “祐美子的事,你不必感到愧疚。因为在认识你以前,我们之间就出现裂痕了。我这样说,也许不应该,我们夫妇和睦的期间,好像只有孩子小的时候,以及和你交往的那七年。常听人说孩子是羁绊,很讽刺的是,丈夫的情人也会成为填补夫妇裂痕的接着剂。    “我希望能持续和你交往,所以始终担心被太太发现,同时由于内疚,回到家时就努力做好丈夫、好父亲。购物时帮忙提东西,有时操作吸尘器或帮忙洗衣服。说谎和恭维,以及说教,都是那时候高明起来的。我一直觉得自己狡猾,但其实我是傻瓜,自认为是在欺骗妻子,但不知不觉间却被自己的谎言所欺。    “我巴结家人,扮演好丈夫、好父亲,有时看着家人围坐餐桌、谈笑风生时,我内心深深觉得,我的家庭其实很幸福。和你分手以后,我才知道那只是错觉。    “因为和你交往,不断从你那里吸收精力,我才能在家里做一个和平主义者……    我悄悄从木岛的膀臂下抽出自己的手臂,把解下来丢在地毯上的手表拉过来一看,吓了一跳。离上班时间只剩二十分钟。    “喂。”我以手指梳理木岛睡在我胸前的头发,一面叫唤,“起来。”    “……嗯?”他睁开一双眼睛,抬手抓我的胸脯。    “干什么,你这老色鬼!”    我笑着推开他,拿起内裤和压绉的胸罩。木岛手托着下巴,趴在地板上看我穿衣服。我从头上套进毛衣,一面匆匆告诉他昨天到成濑,拜访雷顿便利商店督导员遗族的经过。说到那位老母亲所提的为四小时或四十小时而战斗时,木岛肯定的说是四小时。    木岛昨天也在造访的地方听到相同的话。    “姓常石的督导员曾告诉妻子要为击溃四小时而战,可惜她也不了解这句话的含意。”    “为击溃四小时而战。”    我一面把长裤的拉链拉上,一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多么盼望和雷顿的督导员谈谈,听听他们怎么说啊。    虽然我自甘坠落,罪孽深重,但神对这种人往往也很宽容吧。当天晚上回到公寓时,电话答录机录下了大学同学的声音。听了这录音,我不禁“咻——”的吹了一声口哨。    “千荣子说你想见雷顿的员工。我老公告诉我,有个雷顿的员工在他那儿住院。”    回电的是以前参加宴会时的同伴,毕业后不久就相亲结婚。因为是家庭主妇,我忘了她的丈夫是大学医院的内科医师,所以这次的事没有联络她。不用说,我立刻打电话给她。    在西服卖场巡逻。    “喂,八木!”    霎时,我以为是坂东指令长出现,当场全身僵住。挺直背脊后,转头看过去,看到西装外面穿着宽松外套的侦探。他以羡慕的眼光扫过挂在衣架上的纯羊毛外套,朝这边走来。    “啊,害我短命。我以为指令长来视察。”    “嘿,你也有害怕的事?我以为这指令长老爹看到你也要退避三舍呢?”    “告诉你,指令长是女的。”我冷冷的回答,侦探呸了一声。    “你是说,你把我的声音听成女人?你真是个讨厌的女人。”    “找我有什么事?”我在衣架之间的通路走着,一面问,“上次在我的答录机留的话,相当吊人胃口嘛。”    “已经快查到这里了。”侦探以手横抵住颈项,“目前正在收集确实的证据,所以即使对象是你,也还不能说。”    “那我也不告诉你。”    “咦,有什么吗?”侦探追过来,拍拍我的肩头,“告诉我。”    “真会打如意算盘。自己不说,却要我说。”    “你应该可以了解,没有证据,却说别人可疑,可是妨害名誉哟。”    我停下脚时,侦探顺手掀起展售的西装外套袖口,然后从标价牌抬起失望的脸看着我。    “我发现一个人可能是凶手,但还没有证据。现阶段假使随便说出去,就等于妨害这个人的名誉。在我掌握到确切的证据以前,不管是谁,我都必须尊重他的名誉。”    “真了不起。”    我的嘴上虽然在讽刺,但在揭发扒手时,我也经常在“妨害名誉”的边缘挣扎,所以侦探的话就像用报纸包着烤地瓜塞到我手中,暖意传到心里。    “我只好认了。”说着,我顺手拿起衣架上的绿紫色外套放在侦探胸前比了一下,告诉他这个颜色很适合他,“木岛祐美子十月十四日去过雷顿樱美台三号店。”    “你是说,绿川遇刺那天晚上她在店里?”    我推荐的外套,侦探敷衍的说,他会用成功的报酬卖一件貂皮衫里的同色外套,然后把外套放回架上,追过来要我讲详细些。    拜托导播找出木岛太太寄给电视节目的投书,并从传真的发信者及时间发现绿川遇害当夜,她到过该店。我边走边说来龙去脉,侦探也边走边仔细聆听。    在绅士内衣专柜之间的通路走着,我有些不平衡的想:为什么我要单方面的透露手中的消息?但是嘴巴仍犄我和木岛从督导员遗族听来的话,全部告诉侦探——这次的工作是最后一次,然后我要放弃这种谋生方式,到迈阿密去,让金发女郎伺候我——为了实现侦探的梦想,我在不知不觉间以宽容的态度对待他。不管内容如何,心中怀抱着梦想的男人是有吸引力,同时又麻烦的人物。    可能需要为击溃四小时而战——说出督导员对家人透露的这句谜样的话时,一直半瞧不起人,嘴上挂着浅笑的侦探说:“外行人适可而止吧。”    听到这缺乏高低起伏的声音,惊讶的侧头看时,侦探正瞪着我。这时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他是少数能以视线掴人耳光的男人。    “访问遗族?不要做这种傻事。假使消息从遗族口中传到雷顿总公司怎么办?他们凡事采取保密主义,让他们更加警戒,调查不就更困难了吗?”" 24 微信公众号:硬汉鹤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