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gàn)电影院里的野鸡真的不要太多哦

送你一程2018-04-22 13:39:31



那些觉得自己过得太好的野鸡都关注了这个公众号





电影《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今天的歌来自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And I don't believe it but I guess it's true

Some feelings they can travel too







每次在电影院,碰到一些不守规矩的野鸡,你想不想一把火把他们烧死?





带着我爸看3D就是一件很挑战的事,记得去年过年带他去看《三打白骨精》,电影演到一半,我爸的眼镜反反复复摘了八百次,并且整个人在座位上扭曲蠕动,像被人点了痒穴。我被他搞得无法集中精力,当下突然想到了我一个很贱的朋友,他有次在地铁上坐立难安,旁边的人看着心烦,问他:你四不四逼(四声)里有(二声)根针?





但是我爸还没有幽默到可以开这种玩笑的程度。后来电影结束,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说,戴着那个眼镜,整个人头晕目眩,从巩俐出来之后,他就晕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前段时间回家,因为好久没有陪他,带着他去电影院看《奇异博士》。进了电影院的每一秒,都让我非常理解杀人犯真实的作案心理。




走进大厅,先是有两个穿着淘宝爆款羽绒服的城市务工女子,手上涂着廉价的指甲油,那种质感像是一碰水,指甲连带手指头都会稀释成粉末。她们一人举着一杯可乐,不顾其他人死活大声喧哗着:“我跟你说,XX网的团购最便宜了,那些花三十多块钱买票的人在想啥,贵死了,缺心眼。”




我在内心疑惑:三十块很贵吗?不过想到她五彩斑斓透着“只有我最廉价”的手指甲,只好安静的围笑。




我在一家果汁店买饮料,一对情侣拉着手跟在我后面,那个女生看起来至少150斤朝上,男生像是被吸干了所有的营养。女生贴我贴得越来越近,我往旁边让了让,不爽的瞪了她一眼,但食物的黑洞早就把她吸走了,我对她来说压根是一个nobody。菜单牌有一个区域写着几个大字“低卡,健康,无负担。”她盯着下面一行小字看了很久,最终做了决定,整个过程艰难的像是要不要给小三的妈妈代签病危通知书。终于,她对店员大喊:我要一杯热巧克力。他旁边的男性不满地啧了一声,她立刻瞪他,杀气重到感觉要把男的榨成汁一起喝掉。




“我喝个热巧克力怎么了?你啧什么啧?有本事别删手机聊天记录啊。”




男的一边黑人问号脸,不能理解她翻旧账的套路,一边低声下气地跟她解释“哎呀,喝喝喝,喜欢就喝。”她不爽的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像得了鼠疫发病要厥过去之前似的。




大厅摆着一排按摩椅,我之前和同事姗姗去体验过多次,每次都能获得短暂的高潮。离电影开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试图找到空着的椅子,让我爸跟我一起感受一下高科技带来的愉悦,结果绕了一圈,发现所有的位子都被占了,可是,没有一个人付费。他们无赖的架势就像在上面养老,感觉就算死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遗憾。




我只好信了他们的邪。电影剩五分钟检票进场,我唯一的希望是:旁边不要是刚才那两个女的,也不要是那对撕逼的情侣,或者带小孩的朋友就好。




进去之后我发现,我很幸运的,被这几种我最不想要碰到的人包围了。




正式开播之前,屏幕上开始播放其他电影的预告片,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看起来是烂片的,那两个团购女都会指着女主尖叫“哇哦我最喜欢看她演的电影了,男主也好帅。”其实我也理解,对他们来说,剧情讲什么根本不重要,她们看着演员的脸就能高潮。




热巧女在旁边大声问男友“我的吸管呢?”男友畏畏缩缩的解释“店员说这个不用吸管,会烫嘴。”热巧女用那种小学班主任生气的惯用伎俩,沉默地看着对方,冷冷地问:我就喜欢用吸管,怎么了。男的安静了一秒,我在内心期盼着他站起来反手抽她一个大耳刮子,然后丢下一句“去死吧你这个肥油女,你喜欢个【消音—】巴。”可是他过了两秒,还是说:好好好,你喜欢就好。

 

 

 

 

电影开始前,屏幕上开始播放IMAX的数字倒数片头。带小孩的爸爸开始跟小孩解释:这个效果非常立体,在家你是感受不到的,你还不谢谢爸爸带你出来?




他应该感谢的是我脾气好,不然他可能就此失去爸爸。




开场了好几分钟,不断有来晚的人用手机闪光灯照亮,毫不愧疚的从我们面前走过,并且大声问着自己“咦,我怎么不知道我的位置在哪?”好不容易等这些人坐定,感觉终于可以开始用心观影了。这时,卷福出场了。




团购女一号发出一声尖叫,周围的人都有点尴尬。几秒后,她用触电一样颤抖的声音,对团购女二号说“我老公真的好帅啊。”我想问她,你他妈凭什么说人家是你老公?结婚证拿的出来吗你!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后面剧情里,卷福出了车祸从山沟里翻下去,一号娇嗔着说:“啊啊啊,我老公不能死。”二号用过来人的语气安慰她:“傻瓜,他怎么可能会死,不然演不下去了啦。”




你们评评理,我该不该掏出我的十字弓,从她俩的左边太阳穴射过去。




后面卷福每达成一个成就,她们都要评论一句,而她们的吐槽水平竟然比十八线小镇青年最爱的某屌丝聚集网站上的弹幕还要让人恼火。等我适应了她们的聒噪,一旦她们安静,我竟然还有点不习惯,果然人都是贱的。




电影演到三分之二,小孩开始忍不住了,他不断问旁边的父亲:电影什么时候能演完啊?我不想看了。”父亲用我们都能听得到的音量对他说:嘘,你声音小点,吵到别人了。小孩安静了一分钟,继续重复自己的困扰“这个电影什么时候才能演完啊?”父亲啧了一声,音量大到团购女都没忍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小孩再次安静了一小会儿。一分钟后,小孩又问"这个电影什么时候才能演完啊。”父亲一脸冷漠,小孩当下的心理状态应该是“最怕你把沉默当做对我的回答。”于是,锲而不舍地问父亲:“爸爸,我们可以走了吗。”




我真的很想站起来,揪住他没剩几根的头发,跟他说:带着你儿子给我滚出电影院。但是我也只能想想。




电影终于快演完了,我还来不及吐槽无限循环这个大bug,觉得是编剧实在是编不下去了,于是闹脾气说“好啊好啊大家一起死!”就在大战马上开始的一分钟里,团购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开始翻箱倒柜从她那个低仿的LV包里找手机,我不理解的是,巴掌大的一个包,她翻出了所有东西,唯独没有手机,于是,我一边看着电影里的最终决战,一边听完了她酷爱的QQ音乐三巨头之一汪苏泷的那首:《有点甜》。我整个人的心情真的是他妈的甜到哀伤。

 

 

 

 

我当时认真思考了一个问题,如果我在这个地方工作,是不是我的负能量就能支撑我的公众号变成日更?

 

 

 

 

回了北京之后,有天我收到了一个朋友的微信,他用了八个感叹号表示事情的严重性,并且跟我表示这件事真的让他十分困惑。

 

 

 

 

据他描述,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和一个直男来看电影,从映前广告开始,他俩就一直大声说话,从座位的舒适程度聊到坐飞机,再讲到国外旅游,女子目中无人高分贝发嗲的和男生说话,当时我只是觉得这女的大概只是直男无法抗拒那种吧,毕竟脸假的像用刘梓晨打剩下的玻尿酸注射了几针之后,还要强行摆出一副老娘全宇宙最美的人,只有某一类智商长期下线,满脑子只有鲍鱼的直男会喜欢。

 

 

 

 

影厅灯灭,电影开始,女子好像更激动了,“哇塞要开始了开始了”“哇怎么办熟悉的音乐”“啊我忘记拍照了,那一幕好帅啊”。然后开始举起手机拍照。

 

 

 

 

 

拍都拍了,她居然还问那个直男:“你说这样子会不会太傻啦,但是真的好想拍啊”。我真的想当着她的面说,那你倒是问个J8。还好我没有,不然感觉她会立刻娇嗔真扑到那个男人怀里,用哭腔说“啊他坏坏用脏话骂人家。”也好在这一幕没有发生,不然我真的很想用火箭炮朝他俩发射。

 

 

 

 

在这期间,无论是什么动物出现,她都会“哇好可爱”“天呐好想摸啊”,全程发嗲式发表即时影评,但是一切还没有结束。

 

 

 

 

电影进入后半部分,这女停止影评,开始聊微信了!而且还他妈是发语音!!!和一个代购,语音问她口红色号,还推荐她买哪款散粉,“啊亲爱的,你要是不用那款就卖给我吧,我正好没散粉了”“我跟你说啊,现在黑五便宜好多呢,好想多买一点啊怎么办”....一直聊到电影结束。

 

 

 

 

朋友说,他真的无法理解那些,把公共场合当成自己家的野鸡,脑子里是不是只装了鸡饲料。虽然我很讨厌网络用语,但是真的想用一句“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PS:本来这篇想吐槽《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可是写着野鸡突然气不打一处来,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呢。

 

 

 

 

这部电影也真的是让人困惑,我就跟电影里的反派一样,从电影的前半段开始翻白眼。电影讲了:一个叫佩小姐的女人,保护着一群打着“会魔法的小孩运气不会太差”的小孩,在“时空圈”里不受时间限制,不断循环往复过着自己想要时间的日子。很快危险来临,佩小姐变成了一只蓝色的鸡,被反派抓走了,然后这帮小孩就开了挂,等到打也打完了,那么牛逼的反派最后让自己的手下给干死了之后,蓝鸡又飞回来了。

 

 


 

 

 

合着整个电影佩小姐就是前半段出来骚了几分钟,后面打斗部分基本没她啥事,我看不如改名叫《佩小姐消失的那段日子可能进了淋逼》。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电影院可以让大家带着耳机不受野鸡的影响,或者更直接一点,迟到就不许进场。我希望可以设置一些电椅区,提供给那些全程喧哗的,喜欢在黑暗里把手机亮光开到最大的,打电话声音大的像在菜市场的,吃完零食饮料随便乱扔的,还有看完电影不看完滚屏的野鸡。












往期文章:


参加一个有同妻的局是这种体验

你不过就是个我以后都不会搭理的人

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

For一些Poor逼的北京租房指南